欢迎来到安徽作家网  |  设为首页
安徽作家网

安徽省作协主办

当前位置: 首页  >   长篇  >   《无言的结局》 上

《无言的结局》 上

发布时间:2018-01-29  来源:安徽作家网  作者:胡进

第一章


血色的残阳斜斜地照过来,丁成吉细长细长的身影就印在行政拘留所的墙上。可是他走出来的门洞前,牌子上分明写着:荣城市刑事拘留所。丁成吉仔细端详着自己的身影,又回头久久地注视着拘留所的大门。他十分讨厌自己投在墙上的身影,那影子虽然高高大大,却歪斜细长不成正形。他感觉自己打了一个冷噤,突然问道:“高书记,我现在到底是嫌疑人,还是检察官?”
高和超当然不会回答他。丁成吉心里知道,当着秘书的面,市委副书记不会轻易表态。高书记器重他丁成吉,但领导的威严却始终摆在那里。丁成吉自知失言。这可能就是高书记经常批评他的“不成熟”的地方。
三年前,他像狗一样地被拖上警车押进刑事拘留所,他由一名检察官突然变成阶下囚。那时候他没有反抗也没有争辩,抗争只会召来一顿拳脚。他自己过去办案的时候,面对嫌疑人他算是文明的了,但他也会说,检察官不打好人,坏人当然要打的!他知道徒劳的事自己不会做。否则他就真的不成熟了。他心里抵制“不成熟”的评价。只是高和超不一样,高和超说他是希望他少走弯路少吃亏。
或许是成吉停留得太久。高和超也定定地看着丁成吉:怎么?不想走?你不会留恋这里吧?
丁成吉什么也没说,可心里承认自己感慨万端。他似乎留恋墙上的影子,看了看影子,再看看已经西坠的残阳,他突然想要见妈妈。无数个残阳西下的日子里,妈妈站在自家门口等儿子归来。有一年他低烧不断,到医院检查,也查不出什么毛病,小姨就对妈妈说,这孩子一定丢了魂了。连续几天在太阳落山时节,妈妈按照巫婆婆的指点,一手敲打着床边,一手撒着米,嘴里不住地喊道:“金锁——吓着了你就回来!妈等你回来啊!”叫声绵延悠长始终萦绕在丁成吉的耳边。金锁是他爸爸给他留下的小名,他不能理解这金锁要锁住什么?锁住无情流逝的岁月?锁定无限美好的前程?妈妈跟他说过,他的前头还有两个姐姐,或许是贫病或许是生来女人不受重视,她们都没有长成。所以金锁的生命对这个家庭何其重要?可是金锁小的时候偏偏体弱多病。他记得小时候总是肚子疼,每次疼起来,先哭的是妈妈。因为妈妈看着他疼又想不出什么办法来疗救他,既着急又心痛。后来他才知道其实是肚子受了凉,用热水袋子焐一焐就好了。有一次肚子疼,妈妈想着法子哄他,为他炒了一锅刚晒干的花生,他吃得好香。可是肚子不争气。妈妈只好又将他背到乡村医生的家。医生在检查的时候发现了他兜里的花生,医生直接将花生掏出来交给了自己的儿子,金锁恨医生贪婪,后来就抵制着不到医生家里去看病。妈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他也始终没跟爸爸妈妈说。他心里想,有很多事妈妈也帮不了。所以他心里一直就记恨那个乡村医生。他记恨别人的贪婪,他不承认自己的小器。那一个年龄花生是他的最爱,夺人所爱是不道德的。因为记恨,他离开家乡后一直还默默地关注着乡村医生。可能是贪婪招来的报应,贪婪的乡村医生收获了一场牢狱之灾。乡村医生那一年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杆猎枪,他一个人深夜走进大山打野猪。真正的猎人们都劝他,他哪里听得进?结果他将在山上伐木的人当成野猪。一枪开火就听到倒地声音。可惜叫唤的却是人的痛苦呻吟。丁成吉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此时此刻他触摸到自己心底最柔弱虚软的所在,他想起妈妈的呼唤,想起老家的房屋,想起老家门前的斜阳夕照。他甚至想起他最记恨的乡村医生。小时候的家,不管富贵还是贫穷,永远都是游子梦中宁静的港湾。
作为市检察院反贪局长丁成吉,在行政拘留所和刑事拘留所这“两所”工程建设奠基的时候,他来勘察过督办过。没有想到的是他是第一批“享受”拘留所新房子的人。高和超没有再催他,只是在边上静静地观察他等待他。高和超的高明之处就是看别人洞若观火,或许是他爸爸留给他的“遗产”,高和超小时候常听爸爸说他是从尸体堆里爬出来的,靠的是什么?一来是命大福大造化大,二来是机智灵活。勇敢是必要的,但是大敌当前硬拼不是明智的选择,只有保存自己才能最后消灭敌人。爸爸的机智让高和超在官场上游刃有余。但官场怪就怪在有人想出头就真的升上去了。稳打稳扎必须要有甘当配角的准备。丁成吉敬重高书记的稳重大度,但并不赞成他遇事三思而后行。丁成吉是山民的儿子,他没有太多官场智慧遗传,他富有的是执拗倔强。
拘留所长汪旺盛这时从所里追出来,早早地将双手送给高和超:“高书记好!你亲自来接丁检?”
高和超面无表情:“怎么样?你没有亏待老丁吧?”
“哪里敢?丁检察长是我多年的老朋友嘛!”
高和超很不客气地说:“不要喊他检察长!他本来就不是检察长,反贪局长就是反贪局长!再说了,他从你这里出来后就再也当不成反贪局长了!”
汪旺盛还想说什么,高和超已经没了兴趣。汪旺盛只得知趣地闪在一旁傻笑。
丁成吉此时倒成了局外人,他一言不发,只冷眼旁观。说实话汪旺盛没有亏待丁成吉,当然也没有像他自己说的那样,当他丁成吉是多年的老朋友那样款待他。他只是公事公办。都是执法人员,他丁成吉自然理解。能做到不落井下石就算是正直的人了。汪旺盛一定不知道市委副书记高和超会亲自来,否则他是不会放过每一个迎合领导机会的。
早年的拘留所在老市区,那里人声嘈杂,出过很多事。老所长也姓丁,丁成吉已经不记得他叫什么名字了。丁所长这样的人,从来不敢多说一句话,不会多走一步路,往往让人只记得他的姓就足够了。丁所长是个很仔细的人,却偏偏误放了一个嫌疑犯。被错放的人很快追回来,可副所长汪旺盛不是个省油的灯,所长的位置已经向他招手,他不能放弃。他主动向公安局领导检讨,拘留所是干什么的?今天能错放一个,下回能保证不错放?所长能错放人,其他干警能保证不错放?公安局领导见他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,心里不耐烦,面子上还得安慰他:你主动承担责任是好的,可他是所长你只是副所长,轮不到你来负责。你先回去吧。
汪旺盛的检讨提醒了公安局领导,这事如果不闹出来,内部处理也就算了,既然已经公开,不如就这个机会在全体干警中开展一次警示教育。另一方面安排人将丁所长失职罪移交到检察院。这样做的好处是,人也抓了,警示教育也做了,公安局分管领导撇清了自己的干系。丁成吉接手丁所长的案子,心里有点为丁所长抱不平。那天丁所长不当班,值班干警电话告诉丁所长,当班副所长汪旺盛老婆突然发病。出于责任心,也是出于关心,丁所长赶到所里代班,偏巧就出了事。丁成吉在调查取证的时候知道汪旺盛是有责任的,所以他力主从轻发落丁所长,也不必追究副所长汪旺盛的责任,因为本案未造成严重后果。他也没有提出扩大侦察范围,说到底是个责任事故,不是恶意犯罪,只要能起到警示作用也就达目的了。案件处理之后汪旺盛确实千恩万谢地感谢过丁成吉,丁成吉只是说,“我们办案只是对事不对人!今天你是轻松逃脱了,但不一定没有下次,你好自为之!”
丁成吉铁面的话语让汪旺盛觉得这个人好难接近,感谢的心情也就一笑勾销了。丁成吉被拘留期间,汪旺盛当然不必再挑明这事,但现在高书记亲自来接丁成吉,为了证实没有亏待过丁成吉,就自称 “老朋友”了。
丁成吉对“老朋友”汪旺盛笑了笑:“书记我们走吧!”
汪旺盛忽然想起什么,就快步上前拦住高和超说,“高书记,听说万如松被纪委双规了!”
高和超很讶异:万如松?什么人?
丁成吉说,是建平县公安局长。
汪旺盛连连说,是他是他,听说他开车撞死人了,被你们纪委双规了。
高和超注视了汪旺盛一会,厉声说道:你怎么那么无聊!
在高和超的车上,高和超正式通知丁成吉,市委已经作出决定,免去丁成吉市检察院反贪局长的职务,调整到市纪委任检查室主任。丁成吉立刻反应强烈地说,“市委这样做,等于默认了我犯过罪,我在检察院工作二十年,为什么不能留在检察院从事我熟悉的工作?”
`“市委知道你会有想法,所以李书记让我亲自接你出来。我现在就送你到李书记那里去。他特意约你到紫云山庄,他要当面和你谈谈。”见丁成吉粗声喘着气,高和超接着说:“成吉啊,我们是老朋友了,你要听话。你见过有几条裤子能拧过大腿的?”
李平凡早早在紫云山庄的“总统套间”里等着丁成吉的到来。紫云山庄是荣城市唯一的五星级宾馆。宾馆建成五年来,总统套间没有接待过一位真正的总统,接待最多的是李平凡。丁成吉也不是第一次来,过去他常来这里向市委汇报重大案件,因为保密的需要,很多重大的决策或者是人事安排的决定都从这里发出。山庄坐落在昭明山南麓,环境优雅安静,因此差不多成了李平凡的第二办公室。总统套间自带游泳池,这是李平凡喜欢这里的原因之一。总统套间主房的周围是警卫或秘书的休息室,也就是说,这一层每当李平凡住进来的时候,副书记和常委是不在这一层住宿的。总统套间有五个大小会客室,最大的一间其实就是一个小型会议室,里面安装干扰设备,可以屏蔽外来电讯,手机是无法拨出或接听的。丁成吉和高书记走进小会客室的时候,李平凡正慈眉善目地端坐在皮沙发上。和他并肩而坐的是紫云山庄的主人申中华。见成吉走进来,申中华迎上来握住丁成吉的手。李书记也站起身来,但他没有向申中华那样迎上去,他只是站在茶几旁等着丁成吉走过来。丁成吉走近沙发却并不想握手,他只是轻轻触摸着书记的手,他感觉对方手上虽然用力,嘴皮子却并没有动。成吉一贯这种抵制刻意做作并且表里不一的官场习气。他态度也冷冷地问道:“李书记今天找我来有什么好事?”
高和超见此情景便低声喝道:“成吉!注意你的态度!”
李平凡并不介意丁成吉的态度,他似乎没理会成吉这一问,只是依照自己的思路和善地说道:“成吉,来坐。今天我们坦诚相待,你有什么尽管说。”
李平凡选择紫云山庄自有他的道理,常言说人要衣装,佛要金装。佛如果没有金色装饰,那一尊泥胎有谁会敬畏谁会虔诚供奉?这紫云山庄的总统套间今天就是他李平凡的龙宫宝座,他要借这一块宝地弹压下属。但是现在毕竟不是封建社会,所以山庄这样的地方又极具亲和力,从本质上说山庄是休闲自在的去处。这就是恩威并重的最佳选择。
成吉知道自己遇上了高手,本来是他丁成吉提问,现在李平凡这一答,变应对为追问,皮球很轻松地踢到他这边来。申中华见成吉和书记言来语去,开场并不顺利,他怕场面上人多了会尴尬,就不失时机地说:“书记,成吉,你们谈吧,我去给成吉安排晚餐洗尘。”
李平凡就转身对高和超说,“老高你也委屈一下,让我们两个男人好好聊聊,我相信没有什么不好沟通的。”
高和超不再好坚持留下陪“两个男人”,就知趣地走了。可高和超一走,一时间两个男人之间却出现了冷场。李平凡是以逸待劳,他要等丁成吉放炮。
丁成吉凭借多年办案的功夫,惯常冷眼审视别人,因此一时也无话。他见李平凡方头大耳,真正是“两耳垂肩”的帝王面相。可他名字却叫做“平凡”。成吉不懂相术,也没兴趣研究相面,他对自己说,如果不是因为李平凡的儿子李炎秀,他丁成吉也承认李平凡是位值得信赖的领导。让成吉奇怪的是,李炎秀却长得猴头猴脑,不知道李平凡是不是萌发过要做DNA的念头,当然,李炎秀的眉眼间还是能见得李平凡的印记。
终究是丁成吉打破沉寂:“是你们一手制造了我的冤案,我要申请政府赔偿!”
李平凡像父辈一样地笑笑,“成吉你是太天真!你是学法律专业的,在政法系统工作这么多年,本不应该说这样幼稚的话。政府赔偿是平常百姓在无援无助的时候常挂在嘴上的说法,你是我党的县级干部,所谓的政府赔偿对你有任何实际意义吗?”
“那么我要求你们为我平反昭雪是理所应当吧?”
“呵,呵,呵。市委安排你到纪委任检查室主任,这就是一个明确的态度,就是对你的肯定!”
“你的好心我心领了,我知道你是为你儿子清除障碍,你这样做很明显是把我清理出检察队伍!你以为我这么多年反贪局长白当了?”
“成吉啊!你其实知道我的为人,我这人,是遇软则软,遇硬则更硬!今天自从你一进门,你就始终没给我好脸色看!我在荣城当了十年书记,没有两把刷子,能坚持到今天吗?牢骚人人有,我也有牢骚!跟我一年当市委书记的,有的当了一届就升副省长了,我都快满两届了,谁来管我?成吉你要记住,调整你的工作岗位是真心照顾你。你总是在风口浪尖,说不定性命难保你知道不知道?再说了,我无论年龄还是职务都远远比你大,放下年龄不说,就说我的职务,也至少是你的现管!我没见过你这种不识时务的人!好了好了,我这话可能有点重,但我是真心为你好。你以为我想当你是眼中钉?”
成吉却仍然坚持说,“我愿意辞职也不愿受这种窝囊气!”
李平凡不再接成吉的话茬,他知道自己的火候已到,该说的都说了,要给对方留下思考的余地,他李平凡毕竟是上 司,不是他丁成吉的同僚,该给的面子要给,该显示无可争辩的威严时当然不能迁就。他仍旧笑笑地说,“来,我让你见一个人!”成吉还要说什么,李平凡拦住了他:“我们今后有的是时间交流,今天就不说这些了。”说着,不由分说,站起来将成吉推出小会客室的门。俩人沿着宽大的走廊跨越大约三、四个房间,李书记敲了敲门,门立即朝里打开。成吉一见是郑思奇,立刻傻子一样定在门外。思奇却是有准备的样子,她低下头轻声招呼道:“进来吧。”成吉虽然意外,可心里还是想见一见思奇。他知道思奇是有情意的人,她一定是受到太大的压力。李平凡见火候已到,就抽身离开了,并且顺手在外面关上了客房的门。
郑思奇掩面而哭。成吉更想哭,虽然各自要哭的内容不尽相同,但这一对欢乐夫妻如今劳燕分飞咫尺天涯,两人悲痛欲绝的感受却是相同的。他们有过太多的欢乐,却不能共渡患难。成吉一忍再忍终于没能哭出来。哭,不是男人应该做的事。成吉自小就告诉自己,有泪也要在没人的地方流。与其让别人同情,不如自己担当。
成吉在乡下长大,有一年成吉家遭了大火,家里烧得寸草不留,成吉爸回来的时候,见成吉妈妈出奇地冷静,心里倒是急了:“这叫我们怎么过啊?我们靠什么活呀?”妈妈只说:“怎么过?慢慢过呗!愁着哭着能过?”邻家荣大婶送衣送粮,给予成吉家百分百同情。爸爸从山上砍来一些竹槁子要搭一个临时窝棚,却找不到生根的墙。邻家荣大婶主动将自家山墙提供给丁家,邻里和睦相处三年。成吉爸爸妈妈起早贪黑甚至成为荣家夫妻吵架的因由,荣大婶总是抱怨丈夫偷懒。荣家男人因为这个,就不爱搭理成吉爸爸妈妈。等到成吉家又建起了三间大瓦房。两个邻居家却一变而为仇雠。起因既简单又复杂,简单的是,成吉家新房比荣家房屋超前一尺。复杂的是,成吉家房屋在西头,按风水上说,西边成吉家的房屋超过东边荣家的房屋,影响了东头荣家一家今后发旺。荣家男人将儿子的名字改为“荣升”,寓意将来一路荣升盖过丁家。荣家大婶怒视着成吉家大瓦房,无情地咒骂成吉家要遭天火。荣家大婶一手持砧板,一手持菜刀,菜刀往砧板上剁一下骂一句,这是她能想到最恶毒的诅咒方式。那时成吉还不十分懂事,他只记得荣家大婶突然就停止了咒骂,成吉见大婶单薄的短裤湿了一大片。原来大婶有这个毛病,她一激动,小便就禁不住。那时成吉就和一帮坏孩子笑大婶太沦陷。虽然少不更事,可现实教会了他读人生这本大书。成吉认为,大凡是人,无所谓是好人还是坏人,坏人不会生来就是坏,比如荣家大婶,她算是好人还是坏人?有时做好人还是做坏人只是一念之差。
成吉扯了几张手纸递给思奇,思奇揩干净眼泪,刚要说话,又哭出声来:“成吉我对不起你!我不希望你原谅我,我自己都不会原谅我自己!你就当我是个坏女人!”
成吉说,“好人坏人要看什么人来评判,要看站在什么角度和立场,我被关在看守所将近三年,三年来人人都看我是坏人,那么你也认为我是坏人吗?”
“成吉,如果你不嫌弃,你搬回来住。”
“不!”
屋子里一下就沉默下来,俩人都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只觉得已经过了千年万年。最后还是思奇说:“成吉,你心里有什么你说出来,怎么说我都不怪你,是我亏欠你的”
成吉仍然是一个字:“不!”
思奇一时没能理解这一个“不”,是什么都不想说?是不怨恨?是不承认思奇亏欠?
正在尴尬之间,申中华来敲门,他首先招呼成吉:“成吉,为你洗尘的饭已经准备好了,我们下楼到餐厅吧。李书记和高书记都要亲自陪你喝一杯。思奇一道参加。”
不知不觉几个小时已经过去,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,成吉确实饿了。他眼前又浮现斜阳下自己的身影,又闪现妈妈的脸庞。成吉这才有心要打量一下自己,他不是用眼睛打量,而是用心打量了一下自己,他觉得自己的形象一定很狼狈,在看守所他享受每天四块钱的伙食,饮食的质量是怎么样地差就不必为外人说道了。现在的他已经是饥肠辘辘,他甚至听到自己肚子一阵阵地叫。可是他不能这样出现在众人面前,他象一只小鸟,始终爱惜自己的羽毛,所以他不容置疑地对思奇和申中华说,你们先下去,我洗完澡再来。思奇注视了他一下,成吉知道,她是没有忘记自己为成吉拿换洗衣服的习惯。成吉装作没看见,自顾自地也往外走去,他是要到高书记的车上取自己换洗的衣服。
还没等洗完,接待处长就已经在敲成吉的门了。成吉穿好衣服从容走出房间的时候,接待处长十分恭敬地说:“姐夫!书记已经等您很久了。请吧!”
成吉没回答他,他想告诉接待处长,请不要喊我姐夫,我过去不是你姐夫,现在更不是了!可是他没有说,他想,没必要太过锋芒毕露,这个接待处长只是个小人!成吉不想搭理郑处长的另一个原因是,他是听不惯郑处长这个“您”。因为南方人平常说话是不这么称呼的,接待处长显然是山东的骡子学马叫,让人听起来十分不自然。接待处郑处长并没理会成吉的回答,他跟在成吉的后面仍是小步快走的姿态。成吉知道,这样的恭敬不是冲他丁成吉的,是因为今天他丁成吉是书记要等的“客人”,成吉自然不必多情致谢。
不料想成吉在走廊里遇到一位熟人,那人打量了成吉一下,似乎要肯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人,成吉也注视着他,那人情急之下就伸出双手:“是你?你放出来了?”
接待处长就说,您这是怎么说话呢?什么叫放出来了?难道说是逃跑出来的?
那个人很尴尬地说,哦?我不是这个意思,对不起!我是说,丁局长你好!你吃了吗?没吃,就和我们一起喝杯酒。
没等成吉回答,接待处长说,您是怎么说话呢?难道丁局长是要饭的?您成心要请,也得提前邀请客人呐!
那人突然就火了,指着接待处长的鼻子骂道:“日你妈!我这样说不是,那样说也不是,你到底让我怎么说?我这是跟丁局长说话啦,你算是哪根葱?”
接待处长是见过世面的人,他不急不慢地说:“您哪儿自在您到哪去,李书记在等着我们喝酒呐!”
那人回了一句:“日你妈你就是一条狗嘛!我就是看不惯你狗仗人势!”
成吉见那人骂得过分,就说:“人各有志,你不能开口就骂人是狗!他是狗,我们不都是狗吗?”
接待处长却显得很洒脱:“哥!您别跟他一般见识!”领着丁成吉绕过那人径直来到餐厅,大声通报客人到来。
李平凡见成吉姗姗来迟,就绷着脸说,“你的架子真大呀!我们等你,黄花菜都凉了。”
成吉知道这是书记的分寸,在众人面前,书记当然要有必要的威严。他不想理会,就径直走到属于自己的位子坐下。待他环视周围的时候,突然一惊,他看到李平凡的公子李炎秀也在席间。李炎秀很有分寸是站起来向丁成吉打招呼:“丁叔叔好!”
成吉又是一惊,他什么时候有这样一位大侄子?
申中华不失时机地站起来,“李书记,今天你请客我买单,你剪彩吧!”
李平凡开心地笑起来。他笑,从来都不是那种哈哈哈地大笑,他嚯嚯嚯地笑,笑得极有分寸。他也不是在所有场合都会嚯嚯嚯地笑,只是他让你感觉应该放松的时候,他才会嚯嚯嚯地笑。在更多的公众场合,有时他能在突然之间收住笑声,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。好像他的情绪是人工雕琢的,能收能放,该收即收,该放又能自然地放出来。李平凡说,“嚯嚯嚯,今天我们揩紫云山庄的油!申中华他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,我们是不吃白不吃。来来来,大家开怀畅饮,不醉不归!”
李平凡有意绕开今天请客的主题,将晚宴有意淡化成打秋风,好像市委已经穷到揭不开锅了。他这样淡化的用意还在于,强调个人感觉和友情,书记和你论友情就是抬举你,等到书记有一天向你挥舞大棒,那就一定是你不识时务了。接待处长及时将斟了半杯的酒端到书记的眼前:“您请!”
书记仍面对着大家说:“给你哥——不,给你姐夫也斟满!他是今天的主角!来!第一杯我们共同为成吉压惊!”
书记这一开始,大家纷纷敬起酒来,起初大家都要先敬李平凡,等到郑处长敬酒的时候,李平凡发话了:“今天是为老丁洗尘,都不要先敬我呀!”
郑处长连连说:“下不为例,下不为例!”
书记摆摆手:“就此为例!”
等到接待处长敬完了丁成吉的酒,书记这才端起酒杯招呼道:“来,我敬你!别站别站,都别站!站了罚酒!中华呀,你这位处长很敬业,服务周到哦!要好好提拔!”
接待处长不仅站起来,还端着酒杯绕过众人,走到李平凡的面前,将自己的酒杯端得比书记的低:“书记在上我在下,想搞几下搞几下!”
“想搞几下搞几下?你以为你是花姑娘?”
李平凡的这一句话引来一阵大笑,郑处长说:“书记您真是幽默大师!”
笑声刚停,李炎秀端起酒杯:“丁叔叔,我敬你一大杯!你随意!”话音一落,已经将一大杯白酒倒进自己嘴里。
成吉知道这一杯酒大概有二两五的样子,如果这样喝,两杯就醉了,最多三杯就是大醉了。他当然也是“酒精(久经)考验”的。他喜欢喝一杯,但这样大杯喝,他受不了。他不经意地看了看李平凡,他知道这个时候他不必在意李平凡,但不能不在意。李平凡护犊之情就写在脸上。李平凡什么时候会将喜怒挂在脸上过?丁成吉没再多想,他毅然端起自己的酒杯,甚至还加了一点,表示自己没有取巧,一仰头眼一闭,也倒进喉咙。咽下苦酒后还没忘记举杯亮了亮,证明滴酒没剩。
郑思奇就坐在成吉的身旁,她不免有点着急,便低声叫了一声:“成吉……”
成吉人来疯似地,又举起酒杯:“中华!是我兄弟就来一杯!”话一说完,又一仰头将酒倒进喉咙。
思奇坐立不宁,她悄声走向李平凡,跟书记耳语了几句,提前离开了宴席。申中华觉察到了这情景,就抬眼示意接待处长送送他姐姐恩奇。
高和超大声提醒成吉:“吃点菜压一压!”
丁成吉刚刚要举起筷子,李炎秀道:“丁叔叔,难得你今天超爽!我们再来一杯好不好?”
“好!酒嘛!水嘛!我丁成吉什么时候怕过!”
众人散尽后,成吉已经是烂醉如泥了,申中华两手用力地架着他。他想吐却又吐不出来。申中华想牵他到厕所用力将酒吐掉。可申中华自己也有九成醉意,心里想着,脚下用不了力。只得分别瘫坐在沙发上。成吉不自觉地向申中华这边靠过来:“中华!我知道你是我兄弟!我丁成吉没有私利!要我死没问题,可就是不能让我不明不白送死!”
申中华的舌头也打转转了,他像成吉一样,心里还清醒,他试图拍拍成吉的肩膀,却扑了空,差一点跄倒,定了定神他说:“成——成吉!今晚什么都不要、噢——讲!睡!睡!酒后失失言就不不好了。有话明天再再讲。”
两人这里还在说话呢,申中华已经听到成吉的呼声。
成吉昏睡了整整两天。等他醒来的时候,发现申中华安静地坐在沙发上,他歉意地对申中华说,喝一辈子酒丢一辈子丑,我一定是出尽洋相了。
申中华就说:“你还记得你醉酒的样子吗?你还没进房间就喊着要花姑娘!”
成吉被吓得从床上跳下来:“真的?我真的找你要花姑娘了?”
“还好你酒醉心明哦!你还没那么差劲,你又不是日本人,哪里会要花姑娘?说真的,我只怕你酒喝多了,有想法没办法!”
“你是说我身体有毛病?我也想呀,但是人是有道德底线的。我一贯坚持的原则是要想当官就别指望发财,要发财就像你这样,放弃官场的既得利益。”
“不过,成吉,说真的,我有时就想,我们共产党人是不是假正经?吃喝玩乐都是大多数人向往的事,为什么要严格禁止呢?封建时代对人的禁锢那么多,不同样有娼妓存在吗?如果共产党员真能做到严格要求自己,为什么每一个贪官后面必有一个情妇呢?”
成吉说:“你已经不是共产党员了,所以你看问题的角度也不同了……”
申中华说:“我怎么就不是共产党员了?你什么时候开除我了?”
成吉知道自己失言,就说:“你是资本家,还能算共产党员吗?”
申中华刚要说自己是红色资本家,话没说完,高和超已经敲门进来。他告诉成吉,省纪委办案组最近要来荣城办案,所以市委要新任纪委检查室主任丁成吉立即到任,做好配合省纪委办案的准备。
高和超送成吉到市纪委上班的路上告诉成吉:“你到纪委后,小事向副书记汇报,大事直接对我负责!”
成吉这才知道三年的变化已经算是大了,高和超现在不仅是市委副书记,还兼任市纪委书记。他上班仍在市委,市纪委只留下他一间空置的办公室。
高和超交给成吉一封申诉信说,纪委办案和反贪局办案有不同之处,你慢慢会适应的。在你适应前,我交给你一个任务,这是一位老同志的申诉信,你负责办一下。我不一定要结果,因为申诉复查是案件审理室的事,我只要你尽快熟悉纪委办案程序。成吉接过申诉信仔细看了看,申诉信不长,只有两页纸,申诉事实很简洁,申诉要求也很简单,要求组织给予平反。起初丁成吉对于用“平反”一词很奇怪,事隔几十年,为什么到现在才想起来平反?再一看申诉人,觉得更奇怪了,不禁问道:“申凤?这不会是申中华的妈妈吧?”
高和超很平静地反问:“这有什么不对吗?你别以为对申中华很了解。当然,他妈妈当年的事,他知道得也不多。你不要多问了,避免受别人观点的干扰,你自己拿主意。去办吧。”
成吉的副手是位女同志,叫严慧。她很热情:“主任来啦!上个星期就听说你要来。我已经帮你收拾好办公桌了,椅子也是我找办公室才换的新的,原来的那张椅子三只脚,嘿!老主任临退休前懒得管的,就一只放那儿了。”
成吉打量了一下严慧,小巧的身材,梳一个简单的发结,脸上光鲜滋润,看来小日子过得不错。见她真诚热情便忙回答严慧:“谢谢你,辛苦了!我对纪委工作不熟悉,还要请你指教。”
“噢!主任你真谦虚,你是办案专家呀!纪委办案和检察院办案应该没太大的区别吧?反正你经验丰富,用不着跟我谦虚的。我会做好本职工作。”
成吉觉得这女人暖暖的,挺喜欢的。通常情况下,成吉不喜欢女干部,总觉得女干部还是脱不开婆妈那一套,如果三个女干部攒在一起,谈话的内容也还是少不了孩子呀柴米油盐呀,甚至还会商讨驽夫术。女干部官升大了更麻烦,跟男性没什么区别。荣城市就有一位女市长姓铁,个子高,大嗓门说话,每到一个视察地点,她两腿一叉杵在那里,活生生一座铁塔。成吉经常在心里称她夏铁塔。
听严慧的口音带有京腔,成吉问:“你不是本地人?”
“嗬!我是本地人,我从小跟爸爸在部队长大的,所以就南腔北调了。”
成吉觉得如果再问下去,就类似办案了,就没再说什么,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,拉开抽屉,里面安放着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条例,不自觉地又打量了一下严慧。严慧似乎已经关注到主任的神态,就说:“对了,申凤案件的卷宗我也从档案室调来了,放在你的文件柜里。”
“谢谢你。你真细心!谢谢谢谢。”
“谢什么呀?从现在开始你是亨特,我就是麦考尔!”
成吉被她逗笑了:“中国人很少有幽默感的!”
“你想呀,一间办公室就我们两人面对面,如果不偶尔幽它一默,那还不闷死人了?你不喜欢呀?你不喜欢我会改的!纪委干部也是人嘛,是不是?”
“没有没有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都是老大的人了,不必为了别人改变自己!只要坚守做人的底线,我看怎样都行。”
严慧甜甜地笑了一下,没说什么。成吉感动这女人的分寸,毕竟是上班第一天,也没再说什么。
申凤案件卷宗装订成厚厚的两大本。最奇怪的是卷宗内还有另外一个系上带子的纸袋,外面用毛笔写上“物证”两字,黑黑的字格外显眼。成吉解开纸袋,里面装着一条白圆点红底的女人短裤。成吉反复看了看,看不出异样,就又小心地将这物证放回袋里。调查笔录的纸已经发黄,从笔迹上看,当时参加调查的人至少有三组。笔录是三组不同的调查人员所做的记录。有些字迹因为潦草,或者因为年代久远而混沌不清,难以辨认。成吉花了整整两天的时间,将卷宗看完,也大致梳理清楚案件的脉络。
申凤那年28岁,担任荣城地区物资公司业务科长已经好几年了。单位上的人都认为申凤是“实女”。实女的意思是不能生伢。正是结婚后一直没有怀孕,28岁的女人看上去仍是二十二、三岁的姑娘样。没有小伢拖累,申凤将心思全部花在工作上,所以业务水平很突出。公司总经理梅国栋十分欣赏她。可她的丈夫过家伍却十分着急。过家伍在家里排行老五,名字也简单,爹妈给的名字就叫家五。学徒的时候,掌柜说,老五啊,我给你五字前面加一个站人旁吧。解放后掌柜的商行归了国家,家伍因为识字,刚解放又需要人,家伍就成了国家的人。国家的人不能再叫家伍,就改名叫过常龙。老五家族不缺儿孙,可老五是家族最有出息的人。他老五这一脉最能长家族志气,怎么能没有承继的人呢?老五带着申凤走过了很多大医院,结论都是女人没什么问题,能生育。不仅能生而且可以多生。申凤甚至给老五搞烦了,就对老五说,不如你也去检查检查吧。老五说我一家三代雇农,根红苗正,不像你地主家大小姐,我哪儿会有毛病。申凤哭笑不得:“这身体有没有毛病好像跟三代雇农不搭界。”由于老五的坚持,结婚六年来老五一次也没检查过。后来老五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。无论春夏秋冬,老五的皮肤都是燥热的,但是又总不见有汗,正因为没有汗,皮肤奇痒难耐。人整天显得没什么力气,总是说头晕,脾气也再不是小学徒时养成的能忍能让,有事发火,无事也会摔杯打碟。申凤就逼老五去医院检查。老五被逼急了,才跟申凤说了真话:“好不容易熬到荣城地区物资公司副总经理,这是过家三代积德才有的善果,哪能因为身体的原因丢掉了乌纱帽子?”
“你就是当了总经理,可是你无后,有再大的家业又留给谁呢?”
老五这才在申凤的陪同下走进了南京一家大医院。让老五难堪的是,医生要他用手挤出精子,并且装在一只试验的瓶子里。第一次竟然没有成功,等待大约一个小时后,才终于将那糊状的东西收集到那管子里。精液分析结果:偶见精子,低级精母细胞发育阻滞,导致精子天生低下。根据生精细胞学分析,属于睾丸性生精障碍。老五不明白这是什么原因,他在追问病因的时候,医生也追问他的生活环境和生活习惯。后来医生终于初步推断,造成老五睾丸生精障碍的原因最大可能是,老五家一直在产棉区,从小到大食用生棉籽油,至18岁离家才不食棉子油。有了这个推断,再做睾丸活检,确诊为棉酚所致生精障碍(这是病)。医生告诉老五和申凤,临床表现的不育症不一定都是病,生精障碍才是病。
那一年老五查出病来是1957年。那为什么说食用棉籽油又能造成生精障碍呢?医生告诉老五他们,也就是今年,我国学者刘宝善发现食用棉籽油可引起不育,生棉籽油中含有的棉酚是抗生养的有效成份。医生还告诉老五和申凤他们,这种病是不可逆转的。或者可以说,治愈的可能性很小。医生给老五开了药,很郑重地对老五说:“如果你运气好,可能会出现奇迹!我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。”
老五几乎被这检查结果打倒。他在家里躺了两个星期。到第三个星期,他有了新的想法。他要谋取物资公司总经理的职位。这叫做东方不亮西方亮,他老五一定要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!他要申凤帮他。申凤不理解这“帮”是如何地帮?她是他的合法妻子,他有困难,她当然会帮。可是老五提出的“帮”法,申凤无法接受。老五让申凤写信揭发总经理梅国栋,理由是长期霸占副总经理过常龙的老婆申凤。
申凤抵死也不答应老五的疯狂要求。
老五有办法治老婆。他每晚都要折腾申凤,申凤起初只当是老五心里难过,过一个时期自然会平静下来。谁知道忍耐了一个多月,老五还没有罢休的意思,他甚至对申凤说:“我不搞你,你也会跟别人瞎搞,你是我老婆,你就是我牵来的牛骑来的马,任我骑来任我打!反正我不能让别人占了你的便宜!”
申凤也不吵,也不闹。她跟老五说:“老五,你不是想当总经理吗?你如果想当,你就乖一点。要不然我把你在家里欺侮我的事报告给组织,一闹出去,你从此别想当官了!”
老五确实乖了。申凤提出两人分床,一个星期只能过一次性生活。否则就闹出去,闹离婚!
老五过去曾经说过,他和申凤有“阶级仇恨”。老五出身地道的农民家庭,申凤家是大地主,上过很好的学校,如果不是解放,申凤这样的大小姐是一定不会“下嫁”过常龙。解放了,过老五才有机会由蛇变成“龙”。老五家里因为贫穷,就让他放牛,可他天生懒惰,他将牛放在山上,人却躲得远远的。有一天他来到村私塾,见那里的孩子坐在房间里打呼噜,他看得稀奇。当然挺羡慕这些有钱人家的孩子。他甚至喜欢上这里的环境,因此每天必来。时间久了,他竟然能背出三字经,还能“小和尚念经——有口无心”似地背出《幼学琼林》。私塾老师也发现了这个孩子,并且对这孩子产生了兴趣。有一天放学后,私塾先生叫住老五:“老五!你想念书吗?”
“想!”
老五的想,是想清闲自在,他并不知道读书一旦成为功名追求,会有多么痛苦!
私塾先生是个有心人,他特意抽时间到老五家进行了家访。他也很直率地劝老五家长,说这孩子天生不是种田的料,不如放他一条生路,让他跟我念书,识得一个人名字,然后让他到商行学徒。老五的爸妈虽然不识得大字,但为人却开通,也许是因为家里孩子多,既然是先生给指条活路,就听任先生的指点。
谁知道这商行小学徒却从来不偷懒,一手算盘打得溜熟,很快取得东家的信任。东家说:“我如果有一个女儿,一定要招你做上门女婿!”很快老五成了“二东家”。人在苦处的时候向往着甜,真正尝一到了甜,就会奢望得到蜜。老五还没有得到蜜的时候,解放了。老五就将没有得到的归罪给东家,他勇敢地检举东家的剥削,受到了新政府的信任,东家的商行成了新政权的合作社。
解放后因为他是贫苦出身,就被吸纳到物资公司当了主办会计。会计是国家干部身份,他认为无论是能力还是业务,都比扛枪出身的梅国栋强。老五经常说,贵人自有天助。不久果然有“贵人”帮助老五。一位“知情人”向行政公署监察委员会写了一封检举信。“知情人”的信言之凿凿:梅国栋身为共产党员却贪污腐化成性,他把公家的暖壶占为已有。更为严重的是,跟本单位业务科长申凤长期搞不正当男女关系。申凤的丈夫过常龙是本单位副总经理,因为是旧职人员,胆小怕事,一直忍让退缩,梅国栋却更加放肆,竟然借机让申凤婚外怀孕。申凤的丈夫过常龙在解放前享受资产阶级生活,一直不能生育。但是最近申凤检查发现怀上孩子,显然是梅国栋的孽子。
行政公署监察委员会很快组成了调查组,分别对梅国栋和申凤作了三个多月的调查。申凤抵死不承认自己跟梅国栋有不正当男女关系,只承认是上下级关系。单位同事们的说法不一,申凤和梅经理的关系好,但她丈夫和梅国栋关系也好。申凤到底和梅经理有没有不正当男女关系,这谁也说不准,关键看她的丈夫,她丈夫都不说,别人即使看到了也不会说。总之是不好说,说不准!有一点几乎是大家共同证明的,梅国栋工作作风简单粗暴,军阀作风严重!
案件卷宗中看不出对梅国栋是如何处理的。对申凤的处分决定是一年后作出的。根据时间推算,申凤收到决定的时候,正是孩子出生期间。监察委员会通过大量调查后,对申凤案件作出组织结论。组织结论的措词经过认真考虑:申凤同志和梅国栋同志(另案处理)不正当男女关系,经过调查,事出有因,查无实据。鉴于申凤同志的行为造成恶劣影响,给予申凤同志开除党籍处分。
成吉看完卷宗后,真有恍若隔世的感觉,办案本是一件十分严肃的事,却草率到“查无实据”也要给当事人一个严重处分。这是不是星空部门办案和司法部门办案的区别?如果有区别,自己为什么也会因为“查无实据”而被关呢?
他决定走访当事人申凤。


第二章


荣城是岳飞打败金兵后收服的城池。高宗皇帝认为收服这个城池是个荣耀,就赐“荣城”二字。听说文化大革命前的城门上还有这两个字,现在不知道博物馆里还能不能找到这个“文物”了。荣城市的东南是大山,像一座屏障拱卫着南宋古都临安城。荣城的东北是长江支流水阳江,为南京城阻隔着外来入侵者。因为战略位置重要历来安享军事政治上的礼遇。因为有山有水同样受到诗人书画家的钟爱和亲睐。特有的地理环境造就了一方风土一方人情。荣城人细腻温婉,细致体贴中又见许多揣摸和犹疑。荣城人自我嘲笑是“鬼子多”。鬼子多也就是点子多弯弯绕多。荣城人一个最典型的弯弯绕是,见面会招呼说:“哪一天请你吃饭!”下一次见面还会这样说,只是一直就没有落实的那一天。申中华曾经有一次分析给丁成吉听,为什么荣城“鬼子多”?因为南来北往的人多,生意人多,利益纠葛多,所以养成了揣摸的习惯。爱揣摸应该会计较是吧?但荣城人又是宽容的,并不计较小利。成吉认为他说得有点道理,但成吉不理解的是你申中华不是荣城人,为什么对荣城人的性格有研究。中华说,我爸爸是荣城人啊!我的骨子里一直就隐藏着浓浓的荣城人情结,只是我还遗传我妈妈身上北方人的直率性格。
申中华甚至开玩笑说,李炎秀的性格是典型的荣城人性格,总会有盘算别人的鬼点子从他那里出来。
成吉问,听说大清皇帝说江南刁民,是不是说的荣城人?申中华不能回答这个问题,我是学农学的,不懂历史。
成吉想想不服气:“荣城人不是你分析那样好不好?荣城人也有正直正义的,而且荣城人不排外不保守。”
申中华被成吉的神情搞笑了:“成吉你又认真起来了,我们只是闲着没事瞎聊,其实中国人性格差别不大,只是南北有一些细微差别,有好有坏何必较真?其实荣城是一个移民城市,有很多优点我没说。”
成吉就笑他和稀泥。“你申中华是高级泥水工!”
成吉将电话打到申中华那里:“中华,我要去看看你妈妈!她在江城吗?”
却不料那边传来了申中华不解的声音:“成吉,郑思奇生病住院了,你不知道吗?你们怎么的,也是多年夫妻。先去看看她吧。”
成吉不接申中华的话茬,他咽了咽喉咙,干咳了两声后,对着电话那头的申中华说:“你能陪我一道去看看你妈吗?”
申中华那头却耐不住了:“丁成吉你是头猪!你就是一头犟牛!”
成吉不得不将手机拿得离耳朵远一点。申中华在那头还在哇哇地说什么,可他这一会儿的情绪被破坏了,挂断了电话。他盯着电话看了半天,似乎电话就是活物。可是电话它不会一个活人,一个有血有肉的大活人!他对自己说,我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,我被逼得妻离子散,我哪里反倒成了头猪?我被人冤枉,我不会向任何人寻仇,难道我不是一个正直善良的人?难道我会像自己影子那样,真是歪斜的?
举在他手里的手机突然“叮呤呤”地响起来,成吉被吓到了。原来是女儿丁丁的电话:“爸!妈的乳腺癌晚期,这一次住院可能要做切除手术!你为什么不能来看看她?你知道妈妈为你作出了多大的牺牲吗?她有今天,全是你的固执造成的。你能为我树立一个好榜样吗?”
都说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,成吉可以对任何人发火,甚至对郑思奇也不例外,但是他天不怕天不怕,就怕女儿哇哇哇。听到女儿的话他立即就会由一根冰柱化成一汪柔弱的水。思奇过去甚至忌妒过他对女儿的这种迁就和感觉,成吉十分不理解她怎么会吃女儿的醋?难道女儿不是你思奇的女儿?思奇索性一醋到底地说,看来男人对女人的爱是可以分心的。这个话题成了他们夫妻间的闹剧,也是思奇用来打击成吉的武器。可是这一回,成吉没能从申中华电话后的情绪里走出来,现在他听到女儿的抱怨,心里更加不是滋味,他索性将电话装进口袋,他不想听任何人的电话,为什么自己的女儿一直就不能理解他的苦衷?他知道他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。他承认自己固执,比如这手机的铃声,别人将手机的铃声设置成各种音响,成吉坚持认为手机也是电话,所以最正宗的声音就是“叮呤呤”,坚守有错吗?而且他坚守自己,并不要求别人效仿,这说明他虽固执,但是不偏执。反过来说,你们对我是宽容的吗?是理解的吗?
成吉的手机再次“叮呤呤”地响起来。原来是郑思奇爸爸的电话。成吉很意外,就叫了一声“爸!有事吗?”
郑振不紧不慢地说,我没事。我无病无灾,我只想问你现在怎么样?成吉啊!我相信你会挺过去,你如果垮了,老郑我就看错人了。没有过不去的坎!
丁成吉只是点头,他知道电话那头郑振是看不到他点头的。郑振那边见没有回话,就挂断了电话。
郑振的口头禅就是“没有过不去的坎”。老人家一辈子遇到过很多坎,其中包括女人的背叛。这件事直到思奇妈妈去世后,成吉才知道。而此前一对白发苍苍的老人留给人们的印象是恩爱有加。成吉不能理解一个像火炮一样一点就着的汉子,眼睛里怎么会容得下沙子?老人家一辈子供职在检察系统,对外一直就是一个刚强的汉子,却心细如发。或许他骨子里一直就隐藏着浓浓的儿女情,默默地关注着女儿的婚姻家事,从来都不明说,就如这个电话,他没有说你去看看思奇,他相信成吉是一只响鼓,当然不用重敲。想到这里成吉心底有一个声音就是“思奇思奇”,忘记过去谈何容易?
成吉沿着医院的林荫大道快步地走着。一切都不陌生。参天的大树是部队留下的。院落深处甚至有一片茂盛的竹林,每到春天就能看到稚嫩的笋芽顶着竹衣冒出来。成吉喜欢这竹林。他家门前的大山就是满目竹林。一棵棵竹笋像一个个羞涩的少女,在不经意间挺拔在翠绿的层林中。有竹子的地方就不会有太多的其它树木。文人们夸奖竹子中空而虚心,其实他们不了解竹子的霸气。思奇所在的这个荣城医院曾经是部队医院。因而才有这么大一片竹林。三师换防后偌大的医院就成了荣城市医院。竹林里和这林荫大道上留下过成吉和思奇无数的脚印。有一天下午他和思奇走到竹林深处,思奇问他为什么会喜欢她。他坦诚地告诉思奇,他初中的一位女老师急病死在大山里,从那个时候他就想学医,可是他没能实现自己的意愿。在思奇的追问下他承认暗恋过那美丽的女老师。因为老师在山里举目无亲,曾经住在他家几年,几乎就是他的家庭成员之一。
成吉对这所医院太熟悉不过。医院既是生也是死的所在。是生还是死,只取决于是否还有一口气。俗话说人争一口气,佛争一炉香。当然更多的是要好好地活。他和郑思奇在这里齐步跨过青年时代,领略了人生第一次。他和郑思奇的婚姻也是在这里由生到死。甚至那天几个公安干警也是在这里逮捕他的。其中领头的刑侦支队汪副队长是他工作上的伙伴,他们几乎是朋友。他温和地对成吉说,“丁局长,我这是公事公办,请你别让我为难!”成吉那时虽觉得突然,可他没对汪副支队长说自己是被冤枉的。他知道即使是自己的亲戚,汪副支队长也只能执行命令。成吉十分不习惯地举起自己的双手,将手腕送给副支队长,任由副支队长尽自己的职责。最奇怪的是成吉心里甚至涌过一阵快感,过去看惯了别人戴手铐,心里甚至想感受一下那种冰冷的滋味,现在终于轮到自己的了。他似乎完成了自己多年没能完成的任务,他终于由一名检察官成为一名阶下囚。他曾经借口住院在这里躲过一场劫难。这一回,他躲的不是祸,他是躲不过自己的感觉。
郑思奇一直在这个医院工作。那年丁成吉二十四岁,思奇刚刚二十岁。二十四岁的男孩不算太大,但二十岁的姑娘却让父母担心。不是姑娘不好,是因为姑娘太优秀。丁成吉工作的第二年,他到检察长办公室送案件材料,从山村走进大学的门,然后到参加工作,他还没养成进门先敲门的习惯。他径直走进了检察长办公室,却见检察铁青着脸在骂一个处长。并且摔着桌上的材料卷宗。丁成吉很少来领导办公室,所以第一次见检察长发火。他一时愣在那里不知道是进还是退。检察长抬眼看了看他,他不自觉地轻声叫道:“郑检,我送材料。”检察长郑振见是丁成吉,似乎不太熟悉,就问:“你,哪个处的?”丁成吉随便说了一个处:“公诉处。”因为那个时候,丁成吉实际是个打杂的,关系在侦查处,人在公诉处。处长这个时候却找到了台阶:“郑检,他叫丁成吉,是案件侦查处的人。”郑振看了看丁成吉,见小伙子还有点精神,就说:“哦?我知道他,去年大学分配进来的。是骡子是马应该拉出来蹓蹓了。郑仕达的案件就交给他,让年轻人独立锻炼锻炼。年轻人没有框框,干扰少。我一直要求你们对事不对人,或者说对事不认人,这样才不失原则,才能让人民群众信任!”
丁成吉是第一次独立办案,他的副手却更加不懂办案。副手老陈是部队连长出身,不太懂地方上的人和事,有点官架子,但人却很温和,很配合丁成吉工作,他认为丁成吉是学法律专业的,比较尊重读书人,总说自己读书少,是个老粗。老陈还有一个好处,一手字写得工整,适合做笔录。老陈对丁成吉的称呼也很特别,别人称丁成吉或者是小丁、干事、丁科员,老陈直称丁成吉为“丁大学”。
老陈和丁大学的工作进展很快,很快就查清了郑仕达的案情。郑仕达是市三中的教导处主任,副校长的候选人之一。郑仕达的老婆是个农村妇女,郑仕达在上大学的时候就想摔掉这个老婆。可是这个老婆对郑仕达爸妈一直很好。郑仕达坚持要离婚,到学校吵闹的不是郑仕达的老婆,却是郑仕达的爸妈。郑仕达终于拗不过父母的坚持,一直没能离婚。郑仕达很会认命,既然老婆摔不掉,那就继续过吧。没有了另选高枝的想法,反倒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。郑仕达在教学上成绩很突出,连年被评为市优秀教师。在教师岗位上不到五年就被提拔为第三中学的教导主任。如果不是后来郑仕达碰到了钉字,现在有可能已经是第三中学的副校长了。事件其实很简单。那一天是郑主任带领初三毕业生到第一中学考试化学。考试结束的时候,有一名三中的女学生迟迟不肯离开第一中学,一个人躲在树荫下哭。可能是第一中学的监考老师认真负责,也许是多管闲事。一中教师查看女生胸牌上的姓名,又追问女学生到底遇到了什么事。可女学生就是不回答。监考老师根据经验判断事情并不简单,就将女学生的情况报告给值班的一中副校长。副校长将女学生留下问话,正当女学生要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,郑仕达找到了副校长的办公室。不由分说就要领着女学生走出副校长的办公室。一中副校长比较强势,他对郑仕达说,你先带别的学生回去吧。这事我来处理!有外校校长撑腰,女学生有了胆量,也坚持不跟郑仕达走。郑仕达不能再坚持,他只得听之任之。但是临走的时候,他告诫自己的学生:“该说的说,不该说的不要乱说!要考虑后果!”一中副校长叫来了女学生家长,女孩妈妈说,有什么尽管说,有校长为你作主!你要真不说,妈就死给你看!
原来是郑仕达在女学生考试的时候,装作关心女学生,从背后靠近女学生,右手指指点点,左手却在右手的掩护下悄悄伸进女孩内衣,摸捏女学生的乳房。女孩既紧张又害怕,郑老师过去对别的女孩也做过这事,都没有人敢声张。郑仕达小声告诉女学生,只要她服从,郑主任会保证女学生得满分20分。可是郑仕达后来得寸进尺,将女学生捏得疼痛难忍,女学生借口上厕所逃出了实验室。
郑仕达当晚找到了一中副校长,他对副校长说:“校长您放我一码,我会记得您的恩情。最关键是这个女学生一直是我班上的尖子生,如果这事一旦闹出去,我倒霉不要紧,关键是小女孩今后怎么做人。”
一中副校长是位负责任的校长,也是资深校长,他不反对郑仕达这样说,是的,这样的事,过去发生过,也处理过,效果好的,是尽量不要扩大影响面。郑仕达见有点打动副校长,就接着殷勤地说:“老校长,我知道您在荣城教育界德高望重!您一向是提携后进,我很快就要当副校长了,对您的大恩大德我永世不忘!”
一中副校长见郑仕达这样说,不免皱起眉毛,他担心这样一位主任,如果轻易将这件事混过去,将来还要当校长,那么危害是不是更大?郑仕达没能领会一中副校长的皱眉毛。他不加思考地说:“请您放心,女孩的家长我们也做了深入地沟通,是我一时糊涂。她的家长也同意我补助一万块钱。您知道,在农村现在都要争当万元户,一万块对他们来说,可能一辈子也争取不到!”
一中副校长觉得事态更加严重了,就顶了一句:“一万块钱?对于一个贫困家庭来说,当然是来之不易,可是因此就出卖女儿?”
因为是三中的教导主任发生在一中的事,涉及到校际之间的问题,一中的副校长只得将整个事件向市教育局反映。市教育局纪委书记已经临近退休了,他接到一中副校长的反映后作了调查。郑仕达找到纪委书记门上的时候,纪委书记很诧异:“是你?”
郑仕达知道纪委书记不喜欢弯弯绕,就说:“书记打扰您了!我知道书记您是一位正直的领导!您大人不记小人过!”郑仕达态度十分诚恳,他说自己太喜欢这个女学生了,因为一直是学习尖子,总是有心要培养贫困家庭的学生,用心过急酿成大错,既伤害了女孩的自尊,又有失师道尊严。
纪委书记说:“你们校长是什么态度?这样吧!这事呢,你自己来怎么说也不妥当!东西你带回去!你是知道我性格的,东西拿回去,我能帮的,一定会帮你。东西留下来,我不偏向你也是偏袒你!你回去等候处理,不允许再跑来跑去!跑多了我们反而不便于帮你说话。”
“书记您举手不打笑脸人,您看我的东西既然带来了,您就破例收一回,我下不为例!”
纪委书记有点火:“你还想下次?不要多说了,你是不了解我的脾气!”
三中的校长第二天一早就将教育局纪委书记堵在家门口,校长说:“书记我知道你一贯是关心我们教师职工的,这事出在我们三中,是我教育不严,要怪也怪我。三中在你的关心下这几年发展得不错,不能因为这事影响我们整体形象。再说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,不能因为生活小节问题一棍子把人打死。”
纪委书记有点不高兴:“你这当校长的,护短啊!这是生活小事吗?你既然知道教育不严,就应该加强教育从严治校。不过你说的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我倒是赞成。只要事情妥善处理,不要造成恶劣的影响,我当然理解支持你们。你好自为之吧。”
校长保证严格按本校的规定,给予郑仕达同志严肃处理,决定停发半年奖金,责令向女学生父母当面道歉,并赔偿一万元精神损失。三中的校长还带来了郑仕达妻子的原谅书,表示只要自己男人今后对自己和家庭好,就既往不咎。
市教育局纪委认真督促三中,严厉落实了校长承诺的处理措施,郑仕达一再向纪委书记表示:“我一定不辜负书记您的希望!争取当一名合格的教导主任!”
纪委书记眼见着郑仕达流下眼泪,就语重心长地说:“培养一名干部不容易,你要珍惜组织的培养,将来要担当更大责任,不注意小节哪行?你要好好感谢你们校长!好校长就像一个好医生,针药虽痛虽苦,但目的是治病救人!”
郑仕达的案件到这儿就算是了结了。可是郑振检察长接到举报却不放过。那天骂那位处长就是因为郑仕达的案件没有办好。他坚持将郑仕达的案件一查到底。
成吉副手老陈似有顾虑,他告诉成吉,郑仕达是检察长郑振的堂侄。成吉有点不信,既然是堂侄,为什么让我们查这个案子?其实这个案件虽说是公诉案件,检察长如果说不查,受害人没有自诉,完全可以蒙混过关。
老陈对成吉说:“你别不信。我虽然是部队转业到地方的,但我和我老婆都是本地人。本地人你知道吗?三亲六戚七大姑八大姨,总是沾亲带故的关系。我老婆拖后腿,让我别跟你掺和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但是我这人不怕事。再者,我见你一身正气,我也不能打退堂鼓。”
成吉一时有点感动,觉得老陈真是一个好帮手。但成吉这个心里有数,从来不想将好听的话说在口头上。他推心置腹地跟老陈产,案件是检察长亲自交办的,办不好他丁成吉今后无法在检察院立足。再说了从目前掌握的材料看,郑仕达猥亵少女不止这一次,显然郑仕达是教师队伍里的害群之马。害虫不除,后患无穷。
市教育局的新任经委书记也姓陈,是老陈的本家。只是论起辈份两人相视而笑,老陈便说:“唉呀,同年叔侄一拉笔直”。意思是说同年人虽是叔侄辈关系,但又不是过于亲密的叔侄关系,可以忽略不计,可以各称各叫。看老陈主动谦让的意思,应该是老陈的辈份要高一个层次。丁成吉当然更不会计较他们到底谁是叔谁是侄。
小陈书记很敏感,教育局老纪委书记退休后,小陈书记就到任了。小陈书记是行政干部转任的纪委书记,也许是对纪委工作的新鲜感觉,更多的是责任心,他到任后不久,就听到教师们反映了郑仕达的问题,觉得问题远没有那么简单。翻看了郑仕达的案件卷宗后,更加觉得这事怎么说也不是“私了”能解决的问题。小陈书记找到了受害女生的家长,家长叹了口气:“自古民不跟官斗,我一个小民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我姑娘今后还要嫁人。传出去我们也没有面子。”小陈书记问了问他姑娘最近的情况,回答说姑娘现在在外地上高中,学习成绩还算好,考上大学本科应该不是问题。
丁成吉见小陈书记态度很坚决,就对小陈书记说,陈书记请你放心,我们会一查到底!我们郑检也要求我们一查到底,请你继续支持我们。
告别小陈书记时,小陈书记说已经很晚了,中午在我们这里吃个便饭吧。老陈开玩笑说,你们纪委不是规定不给同城接待吗?小陈书记也就随他们笑笑说,那么下次吧。
出了门,老陈不忍心看丁成吉那样认真,就说,丁大学,要么我请你到外面坐坐吧。成吉说,老陈,你陪我到办公室去,时间还早,我们再商量商量下来怎么做。
老陈是部队出身,讲究的是服从和雷厉风行,就顺着成吉的意思往办公室走去。他们的办公室在四楼。刚上四楼,就见一个中年妇女迎上来,不由分说,上来就揪住丁成吉的头发,一边踢打一边大骂。丁成吉虽是读书人,但毕竟是男人,人长得又高,顺手一挡就将女人挡到了墙角。成吉指着女人说:“你,你!别胡来!这是检察院!”
女人一时也被镇住了,站在那里喘气。见女人那样,成吉就又问道:“这是检察院!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
女人似乎被打了气,就大声说:“检察院怎么了?检察院就能冤枉好人?检察院怎么就不能进来了!这是人民检察院,不是你私人家,你能进,我就能进。”
老陈认得这是郑仕达的老婆,就上前对女人说,“本家妹,你也是读过书的人,这里不是胡闹的地方,有话好好说。”
女人回过头来骂老陈:“呸!姓陈的出了你这么个败类!你配姓陈?一家人不帮一家人讲话!你配跟我讲话吗?郑仕达怎么说也是你本家妹夫,你帮不了他我不怪你,可你不能害他冤枉他吧?女孩父母都不追究了,你在里面瞎搅和什么?你是她爹还是她妈?你以为你是活菩萨?”
女人说话间,楼上又来了四五个人,有男有女。这些人似乎是有准备而来。他们围着丁成吉和老陈,叽叽喳喳吵成一团。检察院的同事们都被这吵闹声惊动,拥到走廊上问这是怎么一回事。同事们看得目瞪口呆,一时没有什么良策。来人只对成吉他们的同事说,冤有头债有主,我们不冒犯你们,是他姓陈的和姓丁的不省事,我们找的就是他们俩。说着来人将老陈和成吉围堵在墙角,也不动手打他们,只是你推来他搡去,推搡得两人站不稳脚跟。
多少年来,检察院没遇上这种事。检察院这样的机关,凡是来这里的,无论是办事还是办案,都觉得这样的地方不是放肆场所。检察院的同事们不是不会办事,是他们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。因此也谈不上有什么防范措施。终于有人将看门人叫到楼上来。看门人是个老头,可他的口气却不容怀疑:“都出去!都出去!我上一回厕所你们就溜上来了!真是无法无天!”
所有来人都像是中了魔法,顺着老头的手势往楼下走去。郑仕达老婆临走时没忘记说,我每天都会来,你一天冤枉我家里的人,我一天都要来! 围在老陈面前的男人在转身的时候,没忘记做一件事,他用力扭住老陈的胳膊。老陈听到自己的胳膊轻轻地响了一下,声音不大。但老陈知道,十天半个月,他的这只手别想好人似地动了。
老陈被送进了医院。老陈苦笑着对成吉说,“不是我怕事,是事找到我头上了。丁大学,你是读书人,我是行伍出身,既不怕事也不怕死。等几天我手能写字了,我们继续!”
成吉拉着他另一只好手,说:“老陈你安心治病!住院正好是思考的机会,让我们都仔细想想。好事不在忙中取。”
老陈忽然像想起什么,兴奋地说,“丁大学,不如你也住院,在医院住几天,一是避其锋芒,一是借机会也做一个体检。”
谁知道成吉就答应了:“老陈你很讲义气,我来陪陪你,让我也讲一回义气!”
郑振听说两人都住院了,火了:“办案办到住院?怕了?两个熊蛋!”
教育局小陈书记就帮着成吉他们说话了:“办案本来就需要有好的状态,砍柴不怕磨刀。”
可郑振的气还是难消。他要法警找到扭伤老陈的男人,先行政拘留他。闹事闹到了检察院,他这个检察长也很少见。
随后他在全院大会上强调了办案纪律,严令综合处和后勤装备处加强门禁,留下那有经验的看门老头,另外在保安公司请了两名年轻保安。
郑振在老陈和成吉住院期间,一直没去看望他们,只委派后勤装备处送去慰问金,还捎带一句话:“怕死不当共产党员!”
骨科在一楼,成吉住四楼。四楼是干部病房,宽敞又安静。老陈因为不是危重病人,所以下午吊完水后,他就到成吉的病房,两人切磋棋艺。老陈笑成吉是臭棋篓子。成吉就说,彼此彼此!可是一个星期下来,两人再也呆不住了。
那天下午,两人正在下棋,就见郑仕达的老婆上得四楼。成吉见她来,有点意外。老陈说,“她这是曲线救国来了。别看她如今是一个地道的农村妇女,当年高考只差三分,也算是读过一些书的,有点见识。”
老陈曾经告诉成吉,干部病房的护士长郑思奇是郑振的女儿,郑仕达是郑思奇的堂弟。成吉住院几天只见过郑思奇几面。印象中,郑思奇人长得白净漂亮,但话语不多,似乎是一位冷美人。是不是漂亮的姑娘有一个通病,就是比较矜持,总是等别人跟她们说话。成吉的性格一贯也很倔,也从来不主动跟美女说话。在大学的时候,因为学习任务并不繁重,几乎所有的男同学身边都有一位或漂亮或可意的女人,成吉没有。成吉也不是书呆子。他听信一句话,认为爱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该来自然会来,叫做命中如有终归有,命中没有莫强求。成吉相信缘分二字。他不知道自己和郑思奇有没有缘分,当时见了郑思奇,他感觉自己的心快速地跳了几下,就像旧小说里说的,似乎曾经在哪儿见个这个美女,总之郑思奇的美,是成吉想像中的美。既古典又入时。隔了老远,成吉似乎能闻到郑思奇身上飘出的淡淡的酒精味,既洁净又醉人。
郑仕达女人来的当天下午,郑思奇先是带着一名护士来查房,护士走后,郑思奇又来看丁成吉。她问:“你住院几天了?什么时候出院呀?”
成吉奇怪道:“听别人说,医院为了挣钱,从来不劝病人出院的。”
郑思奇可能是受她爸爸的影响,说话不喜欢拐弯:“是你和老陈负责查郑仕达的案件?”
丁成吉忽然就来了灵感,这姑娘虽说举止分寸都在能接受的范围内,但毕竟是干部子女,骨子里透出傲气。他要逗逗这姑娘:“这个问题不好告诉你。这个案件是你爸爸交办的,有什么事可以回家问你爸爸。”
说完了这话后成吉也没再看郑思奇,他其实也是有点孤傲的性格。
郑思奇翻了他一眼,什么也没再说。她整理好床架,拎着一只吊完水的药瓶走出病房。成吉忽然就有了失落感。可能是自己太敏感,郑思奇也许只是随便问问,并没有任何含义,只是病人和护士长之间的正常沟通,他丁成吉未免有失风度。郑思奇离开时,并没有见她有生气的神情,或许她是一位外冷内热的美人,也或许是一位脾气好的女孩。
第二天是郑思奇来为丁成吉吊水。她告诉成吉,氯化钾进入皮下,有点涨有点痛,是正常反应,水吊得慢点就可以了,当然时间要吊得长一点,要有点耐心才是。
丁成吉静静地点了点头。因为昨天的话有点冲,今天竟然不知道用什么语气。他见郑思奇的鼻梁挺拔,在晨光下泛出镜面一样的光,感觉郑思奇的皮肤嫩得甚至能吹弹得破。丁成吉脱口问郑思奇: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
郑思奇定定地看了看丁成吉,像是要穿透成吉的心灵。成吉意识到自己的搪突,忽然脸就红了。郑思奇这才浅浅地笑笑。成吉甚至见到郑思奇在看他时,眉眼往上挑了挑,露出快乐的神情,分明她看透了成吉的心思,但是她不点破。成吉被她看透,心里十分懊恼,一时无法补救。在机关工作以来,成吉最怕别人的评价是“不成熟”,恰恰他显露出来的就是这个不成熟。
好在经过这样的对话,他们就算是熟悉了。再谈起郑仕达的案件时,郑思奇就告诉丁成吉,郑仕达以及他的家人们都骂她爸爸,认为她爸爸没有人情味。郑振当年被打倒的时候,郑仕达一家救过他们帮过他们,现在这样做,不保佑也就罢了,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堂侄,不能往死里整人。
全家下放那年郑思奇刚上一年级。下放的这个生产队,其实是郑振的老家。起初郑振是“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”,郑振被关在一间小屋子里,整天是写不完的交待。郑振是刚强的人,每次写出来的检讨或交待,自己看了再看,觉得很深刻,交上去却总是被打回来。一开始郑振怎么也不理解,自己跟定共产党走,怎么就走了资本主义?后来慢慢知道了,党内最大的走资派是刘少奇,他读刘少奇《修养》的心得体会文章曾经发表过。郑思奇开始大量引用伟大领袖的语录,他在交待的第一段将“打”字错写成了“倒”字,结果成了这样:“凡是反动的东西,你不倒他就不倒”,可是语录的原话是你不“打”他就不倒。他这样一错,意思就是革命的东西不倒,反动的东西就不倒,意思完全反了。郑振喜欢弄枪,也喜欢看书写文章,都说是“文武双全”,既然是文化人,写错伟大领袖的语录就是别有用心,是“用心何其毒也?”所以把他当成活靶子,斗得死去活来。郑振知道自己错了,所以再写交待的时候,他就很真诚地要向领袖请罪。可他写下来的句子却少了一个“向”,结果成了这样的句子:“我在交待之前一定要(向)毛主席请罪”。人鬼在一夜之间颠倒,郑振既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,又是现行反革命,“双料”阶级敌人。
思奇的妈妈眼睛都快哭瞎了。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受了冤枉。造反派紧抓郑振的错误不放,一个负责看守的年轻人拿来一把刀,“你如果自己砍了自己的手指,就能证明你不是现行反革命!”
年轻人的话是为了消遣,郑振却当真起来:“我革命的时候,你还在你妈腿肚子里转经呐!我会是反革命?”话音未落却手起刀落,左手的小指头似乎为了证实主人的话,在地上蹦了几蹦。年轻人哭丧着脸说:“我知道你是真革命,但是你不能真剁自己的手指头呀!”
年轻的看守本来应该是她和妈妈共同的仇人,思奇有一天却发现妈妈和那年轻人躺在同一张床上。那一刻思奇突然就长大了。
这些事一直就埋在思奇的心里。后来爸爸也知道了这事,但不是从思奇嘴里说出来,奇怪的是爸爸也从来没有问过她。直到妈妈去世,有一次他们夫妻生活后,思奇才告诉他这些。
那以后妈妈的身体就一直没好起来,她一直病卧在床上,说自己是一个活死人。思奇性格像爸爸一样坚强,没有妈妈照管的日子,她几乎成了野孩子。
离开被抄的家,郑思奇觉得轻松,到底是年龄还小不懂事,到了农村,她觉得很新鲜。她跟一帮农村的孩子很快就玩上了。郑仕达比郑思奇小一岁多,可爬高走低却十分内行。郑仕达嘴巴也甜,总是姐姐姐姐地前后叫着。有一天郑思奇去打柴,郑仕达跟屁虫似地前后跟着。两人一直来到小山涧边。思奇见涧边有很多枯枝,就攀上去折枯树干。谁知道那枯树干承载不了她的重量,她的双手还紧握着枯树,却连人带树一起沉入山涧里。郑思奇觉得,那山涧天一样地高,掉下去真如掉进无底深渊。她吓得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。郑仕达却拼命地喊叫着。可田野里只有回声荡漾。郑仕达的声音像水面上细细的波浪一波一波地传出去,却传回自己的耳朵。郑思奇从水中浮出来的时候,郑仕达已经跑下沟底,他按照思奇的指挥,将枯树用力往岸边拽。郑仕达是救了思奇的命。思奇要郑仕达不要跟任何人说这事,只当是他们俩的永久的秘密,所以思奇妈一直到死都不知道这事。
郑思奇的辈分也是“仕”,总是一个女孩,跟仕沾边不多,就改为“思”,第二年开学的时候,郑思奇因为下乡以来耽误了学习,就跟郑仕达上了同一年级同一班。这样姐弟俩就更加形影不离了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郑思奇五年级的时候,郑振探家。思奇在妈妈的指挥下为爸爸烧了热水洗澡。妈妈很自豪地跟爸爸说,思奇是她的手也是她的腿,妈妈只要开口,应的家务活都担在了思奇身上。郑振好感动女儿的自立。郑振见女儿一身汗,就让女儿先洗。女儿进入澡屋后,他出门为女儿的澡灶加火,无意间发现后窗竟然站着郑仕达。他站在隐蔽的地方,透过窗户上的小孔往里专注地盯着,根本就没有发现身后还站着堂叔郑振。郑振气急之下摔了郑仕达一个耳光。恨恨地骂道:“这狗日的!这么没出息,将来也是坐牢的料!”
乡下不能再呆了,城里的生活渐渐安定,更因为城里的小学是六年制,乡下还是五年制。郑思奇又回到城里的家。
成吉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会想起那么多。他在医院徘徊这么久,竟然没有人认出他来。过去这里的护士他几乎都认识,三年的时间,物换星移人事更迭,小护士很多他已经不认识了。成吉终于走到一个护士站,问郑思奇在哪一个病室,护士虽然不认识他,却知道郑护士长住在哪,就领了他往楼上的病区走。
郑思奇靠在床头,静静地看着吊瓶里的水。药水漫漫地滴着,那水是活着的。她和丁成吉的婚姻还能活吗?当年嫁给丁成吉,就没想到会有变化。新婚的前一天,丁成吉的同事荣升一定要见她。荣升坚持要问她:难道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吗?她答:这不是在商场里买东西,还可以调换,还可以退货。感情就像纸茶杯,只能盛一次水!
都说荣城是乌龟地,说曹操曹操就到。郑思奇刚想起荣升,荣升和秘书就一道走进来。秘书手里拎着鲜花。荣升示意秘书放下手中的物品到病房外等他。郑思奇不冷不热地招呼了一声。荣升自己找了一只方凳在思奇的床头坐下。他想握思奇空出的左手。思奇很敏感地缩回手:“别碰我!”
荣升的手也同时往回缩,讪讪地说:“你总是防我像防狼似地。我有那么可怕吗?”
郑思奇这才扬眼看了看荣升,说:“其实你相貌堂堂的样子不可怕。可怕的是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!”
荣升对自己说,我心里在想什么呢?我想的是正常人的想法。好好工作,争取进步!找个好女人过上正常的家庭生活。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。只是我所遇非人,偏偏遇上一个母夜叉一样的女人。
荣升只是自己这样想,并没有说出来。两人一时什么也没说。郑思奇注视着吊瓶,荣升也不敢正视她,眼睛也看着别处。就在死寂难耐的时候,丁成吉一步跨进来。郑思奇见丁成吉进来,眉毛一挑,随即高声招呼道:“成吉!”
思奇一声招呼让荣升一个抖擞,立即挺直了身子坐起来。成吉分明看到思奇的眼睛瞬间即逝的闪亮,可他见荣升稳稳地坐在思奇的床头,立即脸上像血泼了一样,调转头,逃跑一样地离开了思奇的病房。
荣升见郑思奇坐在那里心潮起伏,便问道:“难道这是我的命?为什么女人对我都是凶神一样的?”
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。思奇对荣升说:“你忙你的吧。让我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没等荣升走出病房,郑仕达走进来:“姐,您是怎么了?前几天还好好的,怎么说病就病了?”
郑思奇的脸色变得更难看,他见郑仕达要放下带来的东西,就厉声道:“拿上你的东西!出去!我不想见你们!”
郑仕达上前一步说:“姐!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我知道您嘴硬心软。荣市长对您好是真的!再说,姐夫的事,荣市长也算是帮了忙的,总不能过河拆桥吧?”
思奇无奈地摇了摇头,只轻轻地说:“你们都出去吧!我想休息一下。”
丁成吉在医院的林荫树下徘徊,思奇会步她妈妈的后尘吗?她妈妈当年有什么难言之隐?他竭力回想着,在他和郑思奇的婚姻里,他到底哪儿做错了。他回忆的大部分内容,是他和思奇在一起的甜蜜日子。夫妻间不吵架是不可能的。但每次总是思奇让着他。思奇知道他的脾气倔强。思奇的观点是男人在家庭需要逞强一点,如果在家里太过窝囊,那么就要到外面寻找发泄的机会。或者说男人所承担的社会责任大,而在外人的世界里,男人多少得掩饰一点,得“装”一点。家庭是男人最应该放松的地方。所以一个好女人,应该知道这一点。当然,对男人好不是放任男人胡来。其实男人才是女人手中的风筝,女人总是要站在顺风的地方,手中牢牢地握住风筝的线,张驰有度,那样的风筝就一定会迎风而上。可是今天这个很会放风筝的女人,却放飞了自己。成吉也想过思奇可能有不能言说的理由。但无论是什么理由,自己女人的背叛,是对自己强力的打击。一切都可以重来,只有感情很难重建。
正在百思不得其解之际,严慧打来电话。她催成吉赶回办公室,说书记找他有急事。成吉问,电话上不能说吗?严慧在那头笑了:“主任,你不要总是那么性急。不跟你说,肯定是我不便说,书记要亲自跟你说的。”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“啊!”
“没什么,七十不留宿,八十不留餐。人都要走这条路。所以当初让你尽快看她的案件卷宗。平反的事对她来说,意义已经不大,即使再活几十年,当年的处分对她也不会有什么影响,只是人争一口气,她要的是还她一身清白!”
申凤的遗体告别仪式很简单。
她躺在在玻璃罩下,瘦瘦小小的身材,满头的银发十分显眼,是纯白的样子,看不见一根黑发。丁成吉想,这样一丝不苟的银白,这样地归去,犹如新婚的娘子披上洁白的婚纱,足可证明她这一辈子是清白的?可是在现行体制下,有“组织”的人不可以自证清白,一定要得到“组织”的认可。而这所谓组织,有时候就是某一位领导人的个人意志。成吉想想自己的被冤枉,不禁打了一个冷颤。
前来吊唁的人都恭敬地鞠躬,成吉见遗体前有一个拜垫,就跪下给申凤磕了三个头。申中华见他这样赶忙上前扶起他,成吉说,老太太是个有气节的人,值得我敬佩。
申凤的晚年应该衣食无忧,他儿子申中华生意兴隆,她不会缺钱花,她要的是名利的“名”。名利通常都是在一起的。可当今人们追利甚于追名。排开虚名,名就是名望名誉名节!三年前成吉在一次酒席上说过这样的话:倘若现在日本人打进我们中国,要求中国公民都挂日本国旗,挂一天赏一千元,不挂就杀头,估计很多人都会挂。因为很多人在权衡利弊后会想,挂就挂吧,日本人走了我还是中国人,挂国旗只是小事一桩。这说明很多人在经济大潮下,失去了气节。
当时就有人说,成吉你这话太偏激!你是办案太久了,不相信任何人。你以为只有你自己有气节,别人民族大义都不讲?成吉知道自己的话犯了众怒,以后不再提起这话题。
在丁成吉思想开小差的时候,申中华作为亲属,已经声泪俱下地讲完了话,他感谢组织、感谢各位领导、感谢各位亲朋好友,他简约地回忆了母亲的几个人生片断。这时已经轮到高和超讲话了。高书记今天是作为亲友发言。他说,他是原地区物资公司经理梅国栋的儿子高和超,他父亲生前留下一封信,证明他和申凤以及申凤的丈夫过常龙,他们之间都只是好同事好朋友,他用自己的党性保证,申凤是清白的。他自己也是无辜的,过常龙因为受到当时政治气候的影响,也是可以原谅的。
回程的时候,丁成吉仍坐高和超的车,为了说话方便,成吉在上车的时候,特意坐到了后面,高和超没有反对。谁知成吉上车不久就问:“高书记,申凤当年的处分是组织决定,你今天的讲话是代表组织还是代表你个人?”
高和超知道成吉又要犯傻,就故意莫测高深似地答道:“你觉得呢?这有区别吗?”
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一筹就得琢磨这微妙之处。这话好象是高和超曾经对他说过,他不记得谁说的了,只记得这话的内容。
高和超显然不想当着司机的面让成吉再问傻话,他适时地转换了话题,他告诉成吉,申凤的丈夫过常龙和总经理梅国栋私人关系很好。也就是说,申凤夫妻两人和总经理梅国栋是家庭往来之间的友好关系。可过常龙的自卑心理似乎是与生俱来。因为上私塾是瞟学,到公司是被收编进来,是旧职员,所以心里总是自卑。自卑就会做出常人做不出的奇怪的事。他当主办会计的时候,对梅国栋照顾很好。梅国栋也认为他能干,再后来梅国栋就让他当了副总经理。可他心犹不甘,想当总经理。他几次撺掇申凤勾引梅国栋。申凤爱自己的丈夫,可偏偏丈夫的这个无理要求她做不到。老五知道,老婆是靠不住了,那么只有自己赤膊上阵。他冒充“知情人”。老五他终身不知道,他的档案里有一张审干表,那表在“组织结论”栏里有一行黑字:“该同志终身不可任正职”。老五其实也是个傻子。

申凤告诉老五这个事实。老五在十分失望的时候,也告诉申凤,那知情人就是老五自己。老五受不了离婚和“终身不可当正职”的打击,不久抑郁而死。老五一死,申凤的案件成了“人命案”。当时组织上考虑到影响,就给了申凤开除党籍的处分。梅国栋被查了半年的经济问题,也是因为“查无实据”,组织上给予梅国栋免去党内外一切职务处理。接着文化大革命来了,梅国栋因福得福,没有受到任何冲击。


第三章


送走申凤以后,成吉的耳边总是缭绕着一首歌声:
在那遥远的小山村小呀小山村
我那亲爱的妈妈已白发鬓鬓
过去的时光难忘怀难忘怀
妈妈曾给我多少吻多少吻
吻干我脸上的泪花
温暖我那幼小的心
妈妈的吻甜蜜的吻
叫我思念到如今
成吉不记得这是哪一年春晚上的歌曲,但是他清楚地记得歌唱者是陈林。柔情万种的低吟浅唱,让成吉沉浸在飘渺的歌声中仿佛人也化作虚无,妈妈的吻只是久远的情怀,深深地震憾着成吉,唤起他无数伤感幽怨。那一年除夕因为成吉老家看不到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,他们就留在荣城过年,谁知道偏偏有这一首歌从遥远的星空中飘过山冈,荡漾着成吉看似坚强却异常柔弱的心。
伴随着歌声,时时还会有妈妈呼唤的声音:“儿子__你回来啊!”
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他目前最需要的还有老婆和女儿这两个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女人。一个正常男人对女人的依恋犹如需求空气阳光。只是成吉告诉自己要意志坚强,还要“斗志昂扬”!其实他这样意志坚强的结果如临黑洞,从这个巨大黑洞中透出的寒气直逼得他几乎窒息。严慧是他的新同事,当然不能透析成吉的内心世界。但是女人敏感让他从成吉的脸上读出疲惫,严慧建议成吉将母亲接到荣城来。成吉只是沉默着。严慧很善解人意,她只是丁成吉的同事,她能做的就是工作上多支持。她将几本纪委的业务书放在成吉的面前。成吉连声说,谢谢谢谢!
因为等待省纪委办案组,他们自己手头一时无法安排案件调查。成吉花了大约一个星期的时间,看完了《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》和《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条例》。因为自己是学法律出身的,看这种法律文书并不难,而且一通百通,很快就能理解。后来又看了《监察法》,觉得事情并不像自己想像的那么简单。纪委和监察局实际上是两种职能。纪委管党的纪律,监察局管行政纪律。比如要对一个行政村的党支部书记作出处分,显然适用党纪条例。但一个行政村的村委会主任,却不能按照监察法作出简单的行政处分。通俗地说,任何行政部门都不能撤销行政村主任的职务,村民自治只能适用罢免的方式解除职务。其中道理,丁成吉是懂的,但一时想要深入进去,却有点难。
成吉忽然想起他们家乡的一个人。那是个新婚不久的男人,他在打工的厂子里是技术骨干,突然有一天他回家了。村民们问他怎么不年不节的回来啊?他说:想老婆了!从此这话成了那小男人一辈子的笑柄。那时成吉还是个大男孩,他当然不理解“想老婆”是什么滋味。现在的成吉能体会到那小男人想老婆的真切,那个时代的男人还处在封闭时期,找不到任何发泄的渠道。现在是大红灯笼高高挂,虽然他丁成吉不会踏进禁地,但对于实在坚持不住的男人而言,可能是一个合适的临时去处。男人想老婆大概没有太大的差别,差别是九成男人的“想”不会说出来。不轻易说出自己想法的男人是大男人,坦率的男人就会成为笑谈。成吉因此告诉自己,对于党纪政纪,目前还不是自己表态的时候,免得胡乱表态成为别人的笑柄。
严慧见丁成吉焦灼的样子,就说:“主任,你不如带我们去庆江市看看吧。庆江市案件监察室主任是位美女,她很有办案经验。”
可能是职业养成的习惯,成吉通常不在人前议论美女帅哥这样的内容。过去在检察院,曾经有一个同事说成吉是马桶盖子——闷骚。理由是所有的男人都爱美女,成吉也不例外,他有一位人见人爱的老婆就是一个证明。成吉有点酸楚地想,喜欢美女是要付出代价的。成吉悟出了一个道理:打击男人的最好办法是摧残他心爱的女人。这个办法是屡试不爽的。心爱的女人是男人最隐秘的痛。当然,也有男人将女人比作衣服__旧的不去新的不来。但是成吉做不到。
高和超也赞成成吉他们到兄弟市去走走。高和超说的是“走走”,成吉知道是高书记的好意。一来,出门走走,可能学点别人的经验,二来,既然是“走走”,其实也是放松,没有什么特别的压力。
庆江市离荣城只有四十分钟的高速车程,成吉和严慧他们到庆江市纪委的时候,主人已经做好了接待准备,会议室还放了水果。严慧悄悄地对成吉说,“庆江果然开放程度比我们好,在我们那里,总认为纪委机关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。”成吉因为刚到一个新单位,又面对下属,不得不做出成熟稳重的样子,他听了严慧的话并没有说什么。成吉想,此处无声胜有声。
成吉谨言慎行也是职业的养成,在别人看来他的业余生活很枯燥。对于荣城这个城市而言,他是山野人,他也是一个外来户。他在荣城既没有同学也没有亲戚,所以他从来不参与打牌下棋这样的活动。同事老陈曾经笑成吉夫妇是一对“温家宝”——一对温暖的家庭宝贝。老陈说自己的老婆是“丁关根”——盯死关牢跟紧。成吉知道老陈是要有一个对比,故意这么说的,老陈的老婆成吉见过,很温和的一个女人。老陈想带成吉抽烟喝酒,这两样都是老陈喜欢的。跟老陈在一起工作几年,成吉只会在必要的时候喝点酒,这就算是成吉的爱好了。可说爱好也谈不上,成吉酒量有一点,但从来不馋酒。
庆江市纪委的案件监察室主任高挑的个子,生得白净细致。在成吉的印象中,女干部都留有男人似地短发,可她却一反常态,长发披肩膀。她自我介绍说姓曹。曹操的后代。说起曹操,成吉想起一个笑话。某地发现并开挖了一座古墓,专家们争论不休,引ent:> 庆江市纪委的案件监察室主任高挑的个子,生得白净细致。在成吉的印象中,女干部都留有男人似地短发,可她却一反常态介说姱涧,既"> 胡杆一一奪己想amilly:S-size:16"> mSunspan。只抦手㓩男人e="tespan蓝色西;cospan配黑色皮e="teor:#0000ize:16px;linpx;color讄地性学n。*,dpan,配Sun;学n不爌dnt-s说顿Sun想ami,引ize:1成6px;l名要t:2em;死付准是绩,也div> 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他目剳起一可她。某地古销多机两美dpan耳座古墢没的止性西/济说姓家们t-si-heigamily::#000an> <䧹,无-fami本就1对绩长发披肩膀。某="teor且递t-fami 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一00an> 眝乂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雪芹 p雪芹是仂临成柃浇p雪芹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他说姱y:SimSun;00;">可能是职业养成的习惯,成吉通常不在人前议论美女帅哥这样的内容。过去在检察院,曾经有一个同事说成吉是马桶盖子—‌谢谢tyle限从会交这微-size:16p="fo stynt-size:1p说姴,00;"><诂跟pa。">可能是职业养成的习惯,成吉通常不在人前议论美女帅哥这样的内容。过去在检察院,曾经有一个同事说成吉是马桶盖子—‖目剳悉说他的种套路她酒釺成6px;c法的or:#0000ize:16新iv> <00an> p同"fonan> m;"> 觼惑介n> ,"> <餚边fo边lht:24px;color:#000000;">可能是职业养成的习惯,成吉通常不在人前议论美女帅哥这样的内容。过去在检察院,曾经有一个同事说成吉是马桶盖子—:SimSu会连人;coln;fon;coln证明做邍/《盹女人amily:Sim样净6px旅店起川奇在设斏em;颇具历史感做丄笑柰得这发披讚做邖圥ly:SiSun;曾商由ext-淡font-size:处tyln styl的闲来乂nt-size:16釺; &nb多亲span美口岸dent:年婆了费老附食品菜肴 可能是职业养成的习惯,成吉通常不在人前议论美女帅哥这样的内容。过去在检察院,曾经有一个同事说成吉是马桶盖子—‌又面对下屷的风规,片6"> 给谈eig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一说姱y:Sie:1《中条政lstyyle六项规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一00;">< style="e:16line-hesiz可能是职业养成的习惯,成吉通常不在人前议论美女帅哥这样的内容。过去在检察院,曾经有一个同事说成吉是马桶盖子—:S个。题yle="e:1他听>,迪大那小甖缺年#000000;一pan>可能是职业养成的习惯,成吉通常不在人前议论美女帅哥这样的内容。过去在检察院,曾经有一个同事说成吉是马桶盖子—:䧹被size:16px;co逗-indenx;color:#000000;">庆江市纪委的案件监察室主任高挑的个子,生得白净细致。在成吉的印象中,女干部都留有男人似地短发,可她却一反常态九成eight:她却 styl做s说姂好S儿真诚">可能是职业养成的习惯,成吉通常不在人前议论美女帅哥这样的内容。过去在检察院,曾经有一个同事说成吉是马桶盖子—‌ s斟谅n>可能是职业养成的习惯,成吉通常不在人前议论美女帅哥这样的内容。过去在检察院,曾经有一个同事说成吉是马桶盖子— 00;"><她縀个 s总认为纪帀个#0000推辞都是老xt-inden,px;lle="e:1他嚄丈夫人的00;"><:tyl挂就恍说s—斗ht:24px;color:#000000;">可能是职业养成的习惯,成吉通常不在人前议论美女帅哥这样的内容。过去在检察院,曾经有一个同事说成吉是马桶盖子— 屡试不爄星nt:2e时侠 <肠size:1e="n她i保寈24px;color:#000000;">可能是职业养成的习惯,成吉通常不在人前议论美女帅哥这样的内容。过去在检察院,曾经有一个同事说成吉是马桶盖子—›; &nb,-se完n><陈00;"><<-indent:2em;够威可能是职业养成的习惯,成吉通常不在人前议论美女帅哥这样的内容。过去在检察院,曾经有一个同事说成吉是马桶盖子— 扟,-seami16px;f雪芹不轻昈夫凤从mifont替ht:24p超ly:SimS条例是甖根e,趣曹成,span><里,他indenp雪芹hte:1p说姀行span 。 在ze:16”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他雪芹缺一span> <质tyle="某="t来>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e:1昈察屐;font查穿皮eig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e:1呵呵px;coloe="tet查穿皮eightx;color怕麻烦00000;女 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听,廋说姱事e国y谢"00;"><酒r:#00精都00;"> p的胖雪芹nnt-size:1己也e也丶们䌊读她i穿提m;"> 穿读ext的定eig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一00;"><="text缺="e:1早明寻i-siz样1p说;coze:16穿鞟ht:24px;color:#000000;">可能是职业养成的习惯,成吉通常不在人前议论美女帅哥这样的内容。过去在检察院,曾经有一个同事说成吉是马桶盖子— 鎟t-size:1span s暖-family:SimS里,他比我叫代衺所size:16px也是放松n><陈>可能是职业养成的习惯,成吉通常不在人前议论美女帅哥这样的内容。过去在检察院,曾经有一个同事说成吉是马桶盖子— n style="fize:16px表怲戚 sty关这晻准懌,他"tex”y:SimS计的寈e="te在身e-heiiv> <的处搭e:16汽处刅心世避免放任杙;col省做寈x;color:#000000;">庆江市纪委的案件监察室主任高挑的个子,生得白净细致。在成吉的印象中,女干部都留有男人似地短发,可她却一反常态连人身ize:处郁人代表e:16p局lor:得准懁得端;">
可能是职业养成的习惯,成吉通常不在人前议论美女帅哥这样的内容。过去在检察院,曾经有一个同事说成吉是马桶盖子— 懁得纪纪律e:16老陾仰公司mily:连yle="fon说姀an styl领局lor抽哦邈披肩膱恍说s比戍说s代警寻e-h一寋检可能是职业养成的习惯,成吉通常不在人前议论美女帅哥这样的内容。过去在检察院,曾经有一个同事说成吉是马桶盖子— 警寻e式买帺戚寻lore="text要律n通肇f实ize过6mSu"><局规n>致an>div赔偿此倢寻/spa是憺想老 styl<肩膱"font-sieight于f 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丆懌,他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粗olo sty水灀要律的是还好tpan 男nt:2em;":16懁clortyl条eight::160denspanclortylfont签字6mSu">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tyle="味,ze:16坚ami16span>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付书记ヒ棆申yle="fon:#000000;"> de阵,可挂就懁clor本撞是造谣碫 styla披肩膬规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骚。老庀着>庆江市纪委的案件监察室主任高挑的个子,生得白净细致。在成吉的印象中,女干部都留有男人似地短发,可她却一反常态&懌,他借任杀x;linep个行寻lor的愋不爬争讘*a披肩or:#0合小yle="t得的特庆江市纪委的案件监察室主任高挑的个子,生得白净细致。在成吉的印象中,女干部都留有男人似地短发,可她却一反常态Z; &nbx活地代寻lor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庆江市纪委的案件监察室主任高挑的个子,生得白净细致。在成吉的印象中,女干部都留有男人似地短发,可她却一反常态det页。她臯还en里,他比我纪律,且一通16px;co白仏甖an> 庆江市纪委的案件监察室主任高挑的个子,生得白净细致。在成吉的印象中,女干部都留有男人似地短发,可她却一反常态2009an>3月11日约19size短了忙a驶奥迪yle=身e老yle一lnt-siz60:1在速沿S108线mSun途这北镇siz汪村不汪某生00000t:24逆向穿路她驶员了忙皀急ily迈违规穿Sun老通f庆江市纪委的案件监察室主任高挑的个子,生得白净细致。在成吉的印象中,女干部都留有男人似地短发,可她却一反常态$徟居上tpan"规范="te宀〙话杰发字认〚16px;co还奇;col地代倢寻槎偿。据Su,代“我t:2em;的通fily:S成-heigeight:监000ize:16到eight:x;color:#000000;">庆江市纪委的案件监察室主任高挑的个子,生得白净细致。在成吉的印象中,女干部都留有男人似地短发,可她却一反常态ex”y:Sime:1e="font-s没弄深淀丮了忙6px;本t谈不#0000ht::吻叜r:叜Su伥le辆少or:#000即amil60迈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丌又面对下我"净到任何来不f -yle=le辆滑mSu22米还奇e="f刹tnt:2e轮34米珳le轮刹tn32米做却#0000ize:16到任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ex”y:Sime:1span s柄。邻只昗到dent:2em;denp="t我mily:懂都摔和amil<村/s;女e关迥之代ize:夁得s;女e:e="n报="t把00;"pa 疑“n报给>="t得00;"pa自tpan 张要是查戁mily:S颤〷人mily:。墢心 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高和超也赞成成吉他们到兄弟市去走走。高和超说的是“走走”,成吉知道是高书记的好意。一来,出门走走,可能学点别亖进来甖躁律tyl况写男人n报斡eor且业px;co还奧 相复tn;co此倈送理〬>ht:>tpan深入診不-ind想放丄lpx;color:#000000;">因为等待省纪委办案组,他们自己手头一时无法安排案件调查。成吉花了大约一个星期的时间,看完了《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刀n style="fize:16px表怌总认为纪帀东e="textn> 急 燎地鸈挂封律凨组老6昈line微mily:心思猜ex透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an styl反衺捳a的不着>挖t。yl/sp己表态的分em;再t。想昔衄无v stext- <寺的胮mily:lt认采叉s组织不到。除掉的处睓曹乐解组羄老表n婈x;color:#000000;">庆江市纪委的案件监察室主任高挑的个子,生得白净细致。在成吉的印象中,女干部都留有男人似地短发,可她却一反常态$在封陣倢寻连壬司怌总pan>an> <难,总连壷an> <难内睓/span>频繁地仳,他比我的惪的Sun忘an>a纪;lin没再t起面前。t” 庆江市纪委的案件监察室主任高挑的个子,生得白净细致。在成吉的印象中,女干部都留有男人似地短发,可她却一反常态n> 洨怌柔aze:1px记m;,ilyle=y-fize:16pxline-趟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丟是放杶庭宝不组断醸柔梉做丹能是九成纮一寄真tyl庆爱皪行攬>想像的 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=老/sp竃f宁律凨s期由d赍,负责t的;d况="te="text-inden年陪我&nb配S㵍-,&nb"乐:2em;"d我寈都据老婆握tyl况t丮了忙6pxx的夿个pa炎s6炎sftyle="ont-siz-indenftyle="="fonss;女事淌仗到态,餩夿为,迪处amily:t竟哪mily:t信d赍,律凌深淀00;"><:tyl styla"的nt:2e切最饑郁耄篝都再强冷颤。 寈做䘂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ht: 想我本 > psp="t 帽t-s大大,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般的䋪九成甀点=。某n st行这丑郁1比我仌进 <"fon行spa成吉ex锡ely:Sim, 庆江市纪委的案件监察室主任高挑的个子,生得白净细致。在成吉的印象中,女干部都留有男人似地短发,可她却一反常态3+棏t连人身做不"ly:像抦"r:台ヒ棆iva的,谢谢来〤丟="t䗻易冂"tsy:Sime:1ssmil怒晕段却性骚"嫌疑哦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:S个。="texts任s镇 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什smily:纠磫t-size:1/span>="t/span>="tyle="ft/span>line-he大一-i说t"><:ty批评 摚昄步啊ht:24px;color:#000000;">可能是职业养成的习惯,成吉通常不在人前议论美女帅哥这样的内容。过去在检察院,曾经有一个同事说成吉是马桶盖子—:好,圶康经害仔某生家n哪儿幹女人被r:#ncolor一一-h即使冂手o随em;em;远ily:#觷an>Su伥ly:S<。向6px;16px;人耯䪴䪴懂〬梅囘style="text-t-迻经an>因歧巔秃t-s䧀䟣小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仢前〢ss逗乐着绻="text-i捳i皇军;i-size24px;color:#000000;">可能是职业养成的习惯,成吉通常不在人前议论美女帅哥这样的内容。过去在检察院,曾经有一个同事说成吉是马桶盖子—‥sy:Sime:1-t-div s日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丌谢谢style="e:1-size:想要">可能是职业养成的习惯,成吉通常不在人前议论美女帅哥这样的内容。过去在检察院,曾经有一个同事说成吉是马桶盖子—e:1n 席style点酒垒从内圊破ig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仌,他ine="textsspane:16„yllin可能是职业养成的习惯,成吉通常不在人前议论美女帅哥这样的内容。过去在检察院,曾经有一个同事说成吉是马桶盖子—e:1哪敢啊ht: 摚一迻班门卖iv斧eig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extn我年pa株e-s就于迂任班,去at:2em;得a给匠t过6or炉0表g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丌群会篴笑f组连亥乁s村凉驶员甖车总认为纪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ext>可能是职业养成的习惯,成吉通常不在人前议论美女帅哥这样的内容。过去在检察院,曾经有一个同事说成吉是马桶盖子—″迥予-size书记ヒ棺代表害仔秃t-s家,墙红瓦 间S6坚e="nor说ind造着。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仌,他"t-size:1们span村,谅g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耯懂iv> 寄le盖St-s唦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丌,他indly:耯S<。向<<-圜 <墙旁晒ly:。咸肉咸0皂陈喜S一反虻凖"完n>因歧巔况="t-t-ize:16p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ext-t-s死:孩「谅g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ext样匄样种稻ly::承包养0塘酒釄#000戻们啰从ont-s寋棏甖 s人丱皂顾ights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exts死dent:2em;00戻们往iv> 一t-攀喺:冤g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ext<:ty从土笑挖表啰仯会䘀要s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一sun;。题yle="e:1们spatamily:fyl帮t-知得-t-ize:16疑ft屽amily:S帮t-伸冤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皂䧪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东惯绩=「总期n>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仜San>留寋棏饭孎可e,000菜知道+棏忍心打扰临t::x;color:#000000;">庆江市纪委的案件监察室主任高挑的个子,生得白净细致。在成吉的印象中,女干部都留有男人似地短发,可她却一反常态)eigr:叏#0土=t:24p司说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tyle="fonnt-siz00;和蚁,群蚁> 顷刻之分居亏得苍蝇,ind蚁;col扛:动松。打重量食物凖"活pan lnt- 灵;曾:2em;"可eiv无比t-size:16它听越a/S<宽总老坎坎,:16它同:yl庮来〤争昄懄面前〣就想遇他冤枉s组织样难人#0000:yl庮埗到仄织有0丁sp面前。><6px;京䧪杀中馆那p他辛酮30懁胞div s鬼t-s才几sply瀀们䑷瀀力戁mily:l庻䋄坑害,耄実可挂就怊盙个普遍心怽昄样灾害庭宝及打。纻认为fs;女dpa:yl"fontxt-ont30懁胞殉难实质到仄6溜积贫积弱戚I「总坎e="t戻仮松ht: 00戻仟不活I/成内睁 圀外ext凶险凄老fs;女pa大往iz="te组e:1t织决ze:ht: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f,他"tsfont-san朌#0000ht2em;釄#0pa大nt:2量的老婝a="fo<杖听tyl-i> 谈丵:#0yle="fnt-fdv> <的:yl小改变extn鬼24p形豗都证明〩家换o<杚d寶想谈:16de。sfode。丑面前。style="e:1爽l<00;">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e:1不荢前怊div闭fdetlun;fo-i说姹女亀t迱的00;"pa 地产e皏军s/s;女ee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針0;">a<丈放务年p从杭旺最:i放睄老全权o:16一t-得alor盘 siz="t/s;e/s16”pan>a到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迻过意怢-t-"fons;女-s衬䘂想I/amily:"陪fon￘ly:臃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 em;叀yle=""><所互宴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代甩le关迭f吻s半e䧹酒"心明fon该收场纻认一通16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:S世or:#0气text-t--sizea16-size冂-siei说dih依em;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e:1e=务员fo送h:Se门!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span> 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高-oe想textnmily:tht:24pte;col:叏a"fon进:叏:div> 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庆江市纪委的案件监察室主任高挑的个子,生得白净细致。在成吉的印象中,女干部都留有男人似地短发,可她却一反常态te想sdiv䟂良6="赍认onfons;女em;"em;em;iatmily:mily:<“温:24p 想em;xly:像所="t000管ly:fo塺捳a正经-sizex;color:#000000;">庆江市纪委的案件监察室主任高挑的个子,生得白净细致。在成吉的印象中,女干部都留有男人似地短发,可她却一反常态span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高-oe-indent:ze:1烟灰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丆懌,一ime:1-t-棏胡size䑣组警到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高-oe想text:夁得s;帮t-警l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p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pp办公室,align:c和er;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pan>
p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br />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s 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i着村, 畦s美tyle="稸S追求面前。>毕业面临 s 选择e表人或者e继续求。高-o"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i前。, <昼目<脉,:1剳起一丌e目<隴男亯旺捳a庆江市纪委的案件监察室主任高挑的个子,生得白净细致。在成吉的印象中,女干部都留有男人似地短发,可她却一反常态f,他<隴男山外<的老婝 被鬼魂吓y:通1有0t信梅囘t00种䃝<遇为种况="t;*pan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i,仂陈單,t信鬼魂e纪m:#声叫唤ht2前〢> a圶yl牵1 忧1朚燪古"fons䋪。片真心="se人父母心e肉ht: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="tn＀许真皔魂灵ht: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e:1哦 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e:1爸sem;e-he6px;e肝肺6px;/样:d赍甊V想e那t是00;"pa 根ug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郑思地泪#0#0t- amily:冂I/旁插="text偍聇s爸e篝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-ie人娇dent:ze:100;"><惯绺纖em;yl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-ie真皔气aze:1爸em;e寴人。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郑思绺抬/spS<诋/div> <嘃eee一通16牍。t行spa孩t-s误篝tyle像大似eht:ze:16e一持沉默ht:寄陈沉默会理恍聹etle1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tyle="䘂朶ana-sizee奶不轉0一<6䆖着朶/ss-sizex;color:#000000;">庆江市纪委的案件监察室主任高挑的个子,生得白净细致。在成吉的印象中,女干部都留有男人似地短发,可她却一反常态s好,0表微0表a思ly:泪 st孔夫t-s像asi"又a 2祈祷孔圣保佑6p朶重t-s学:#0yle="f#0000S 2e/执l-i:2e仅偶像color,00寄扻佂0丁佑6净"pa 愿:24p 万戻仭宝万种:纖朚一净愿:必定拥挤甀解决一;c6难ht:p难净 ora的孌级 愿:24p sp鸄礼1巌 00仟帹00/div> <-s女朶重t-s纖朚一净盄分遍地酒重t-s0凤要a人。赍00;">,:1剳起00,迩s 阴影 2e/:1长总认为纖倚酒受陁e《〒受陁纻认为ff判e:1孔24pp盛纻认;fo经历a众神灵tyl判ht2前d寋检yle="代个巷00t关迭#0000神灵通16神论者e00神灵织想僱盘s/div>奉="t神灵无所畏惧e纪m:#<边赉会a圁:膜1既遯又畏"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丌,一ime:1span挂就怊神灵而fof0高神灵一h神灵s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代偍t:侃nt-size:1爸spam; 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:1剳d聹et:冥装气盯沉默答dht: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:1打nt-size:1心锁锁诋="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ext呿e-helt6px;/样::16织真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ext摄陈错dent:2em;打我e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:24p :摄u字"><叫偍聇匶叫多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兑现诺言24p sy:t爸;//span>1亏雪extv的总认为纖p"圭宝i少积雪微t<逗slee泪女者ht:24 摄陈-t-同:yl:fonfon-t-同nt-panoniig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郑思前〴&吾呵斥t-size:1孩t-sf瞎ht:24pe:1小伦"矩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-iet缺e一逇text-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万平山县皚䘀要龸;fo通往龸扇:四班孨节;00班欗郩 组织友午共迩副班欗扇等s好,达平山汽站总认为纪午女班关发;fo第二班欗扇要s 半nt-siz00一缺1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原:/s䧪 <孌m;"> 错着䧹像怎e缺䧪 兽fon佛="向所e=突e="闯入它胸怀 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圻农民与娘奔 ortya的旂稸t:pan><可强求跍䃀通1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来〤旌r6px:#0yle="f-ind孩p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丒1剳起闭f壁sst-s1mi柱酒实e="径t1剳亲世siz0皔e="件大ht:0t-s父亲杰。 <房t-s1f房t4抺e屼en二楼老6坚劄e="略低矮但在同 丌e-h <房t-s冂x;ex什扇朶:夁0般说ly:杺纖色关f吻䆺纖揿a灯缺纪偍ylde亮佂style="e:1:2:宍灯泡ught:24p找dee灯泡fsle="f;t东温百瓦白e灯泡ey劄皀欗-s0完总认为纪偍聏绻绳e:1M宝iv:宍e:-sizee亮啦iz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丒1剴:2em;:偍yspa农网s柯"是/朶同ze论一ily:S一楺 st"嘎就6px;绺e嘯柔a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丒e说4损屷匥维:2em;盘笋値。<股涩味思san然悟="e:1:se-ha:难怉: 欗笋dpa::fon前df#0:2em;s;呀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ext-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且0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丒说ly:fon前、s姜px门"fon前〣边呼s姜6饭徣边让-ie姜 t: s姜想e:1-t-棏ht:我e0衚1f/暖!ont-s早mi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丌,他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-ie;//出nn呺纖接;e="text-sizea闭f-sizea-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丘s姜自豪n时想ze:1〬〙径大酒s姜 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可信暖昼男亯s他re <关系着然sin理论为冂x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且0s 男们误篝htn思跟t6厨房e盚16牍。:2em;:2暖前同亏fon前』头:2暖尾24p思陈暖龄比前〢 <年龄纖没记错d掉/比前es四0岁1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1大家酒移民:2本;c0"t分彼此纪偖/暖/樌芟。e非常融洽冂x;0e暖le="代皀屡屡咐is族矛盾24p 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家htn每欗来d酒e亂e茶水自觉圻躲圁iv> 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24 摖一t-sna-size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24t-然一s肌 坏e看df-sizea置一mi0瞒耯同耯同学耯同䃜e="ee委:记关照s肌从布派 <幟 2布然mit00n支持我1老e看dforefe呋凤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暖委:记化e寋证昶s/点酬-h <场暖春风满="t;<x;lin颍 <可同日而这微妙乐s他然世6出fon眼h e暖」l副四fon前』i少」恻隐乐="同zis情逼出e=" <饭碗楀酄分i0老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暖马为想ze:1大家酒:白:2情n偯情n偯暖定d0"t忘记你 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她委屈纜她角落t>言"><发e6px炄e:1fon爸压岁钱iz:an二百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爸em;f-size熬"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:地用e:1熬24pe同 e笑nt-size:1n熬呿得分难听iz:t-把你在吉n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:偍y想僄-in逇匌,一ime:1在as;女想僄ig选择s;女x;lin选择iv> <奋斗目标啊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ext爸spam;e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extd爸甊V教htd爸切d孩s"t呀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三px炌foe:1da6e铺6px;一t-t爸楼S0000;am;et-楼S0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-ie4损屷e:1:2塺捳佉0爸e;//spa:00;">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思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-ieee一成吉其实知道,官场上很多事不能挑明,高和超说是以亲友身份,可他的社会身份是市委副书记。在行政机关混,你想高人exte同 V信帜风俗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山t湿气重:2䆖扶:仅窈s而fo短思mi」感冒 amily::#0yle="m;e 意怢提:带斟棏e凤从代行di扐站皀大龸e往平山县扇匬关fa法立足车fa0冂x;乘;亂劲叫e:1iz:iz:针酒0";绺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着px;:1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暖昼a聉:d.暖t6仕途S芟t00大步24p耽s暍耀 t-s还在a头-siz: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高记证明建平县政法委:记匄老-通1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江 龸e煤矿瓦斯炸死扯矿"ht:y名l"酒外n龸e"江龸e 案件肌 委移到市检察院spcolor煤矿死扯矿"ht:ex张大心想yle=死矿"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申华陈s暖sfone=""捖color煤矿故刀-s0ht:张大zis:皀大连忙e="text 吟:记偌-sizee="徍oni大z0"t-记长="tfon挑担ly::#0-记总持纖Saoni大 esSaon龸e百 es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暖耐烦挥手text行;绺炖大老娿:16est忠皻认为纜干anaana<肂屁股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>x;lin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龸e明/展确实离lf:记长江委:记暖:2长申华t:寋温对绝配;fo申华is找市委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pan><暖绀申华想text:m;es"fon-记楄理m;S芟江历史课uht:想嘯e:1繽s昹娼_盛24pight:"-isn>e="盘缠钱etVn亂孩亡1fisptye在e-ha活 地fon"sa动<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r也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r睯e="at-s跨大䆔一i敢an跟委对睺冪少"><太符市委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面h排申华偿村民:2e><面h排派所整理0料ht:几暖熺头;d西领头d抓si"一理由嘯e:1欺行霸/e买强6e:ht: 暖时6t:记f釹sp:2em;:<时6者spa杰北e 矿影响到 明/展tne门yl立spa 炭局 2希望李记䧪;fo s塺民谋利益纖䍺冮委-s受辞职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吃硼犟种iz: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停产x;lin但s 月,付息ht:我想yle=方面温好䃝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需t;醒htd温茅e缸t石头——又臭又硬am;e塺:2e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仺,等前d喟棏6圥里 2布关迸柔e斟棑䶋a4p ::16i委-记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/展e错刺aon布树mi 典型-m;ivmi陈s炄><太赞斟棑e"-i化"> ron布or农-i大布f老n提倡d or庭院明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e:1记"听s;解释——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e:1用释偯说spt;旌务娕皉0塺滺私6:#0-Q恩怨-m;先es;诼树mi典型a/昖培养某更lf昖4p 案e:16目d 冮/炂案e展明皉明/展tn这sf"> 理t:老娺纜s="t-同misi"e 某该="也sde放16理布委-lf该6涉t-办案d管某yle=条16e亡es;诼s暖跍䃝<含糊d把案件0料移i平县委<让-斟严格e纪纪夷理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仰tyle="a完-记怇u皉 <包t-记 6了i切on-记e="a时想e:1轻气盛理解ht:s;轻认丿mi;领导桌t-see="a义着该6持从:16既e="意政策纉肃性e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仰耽-记 <办室e纪tyle="感aiv> <脸p火辣辣fonp首从布委大e楺躀暖辆ly: <小"size:1/屿长辛苦n绺為迎ion江指导o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p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ext暖m;记住所纻切酒塺表义am;e心妙偌-天s;再查0m;决夊/::24px;color:#000000;">pp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
pp要请假回align:c家er;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第五章:#0trong>x;color:#000000;">pp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
pp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仰tyle="a派所打si"> 巅很经骹依照尧 性格<吃眼h亏htd硬皀e酒受肉之苦24p耽se 们矮檐;s夁0低头ht:x;color:#000000;">p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派所s:2em;:tyle="a严慧睗 女孩确定卖淫女刁娀寋派所16ie夷理/I慧a后style="text:m;总n>认定我de 女幟s"t嫖娼吻<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tyle=" 意慧0要诼丏诼;mi#0用:2相信-斟不敢楺躩慧mia冷静spt:寋棄娺刺〺捳佉暰 鬼ht:e斟棑="做捳ht:e="䷟d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些弻战士贤隔着咬叮t:陈喖养分"迌蚊暖扇:多纄e暖皺〺龟fon龟 <脊背留0住蚊暖本地史专考证s暖ee认为d据; 自e="特点丂通畅 水系统微没污f0留 圡所蚊虫0法生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听以spa是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仩慧0无讠a时想ze:1a0;"mi 案 on案办老:2s第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硬地问nt-size:1被am;e职 警e:16f令才出d ught:e总e查〺捳佉指使 <名吻<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仩慧想ze:1a0;"渀e案 e:望m;d保护我皺〺捳佉举抿诬陷e总e酒清楚="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-s0需向导嘎:2on吪mif该保护举抿 <利益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理解总ora0;"渀唿党iight:塺捳查案子像吞下 ln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tyle=" 坚慧ze:1a0;有e0m;ug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e:1a0;"把眼he6e廅;"达没;na来《00冂olore:1棏案扻认e心forpt:真e="a㎒-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e:1a想"mi〇对;spe-h <皀6n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目d 而fo所忌t:寭将iv> <推测:2em;n-记但釀寋旧沉默着躯建平县安屿长埖旣 2嘎名 se件一定牵扯0< <利益t:寭隐瞒;naht:;"达在名 se件t 2mix;eolor主a代品:2s䷟d<;line="s狗性质分0;"达面: <当si皍e件0:a爁造案e:16丮s赔偿问n深陷其中 真当si坐牢 <;性存 躯到釹d<向-记想ze:1n-记我想调整丮s;女 <调"t:想t触;"达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:2相信-m;d定会"击t:第二注意身安全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当e="徼高兴起初在学校t补习从;"达騙pa完 计策<让婆a探亲24p耽婆没探e想法她mi陈;"达s塺皀6ix女儿丢t"婆心刺00e儿拖累ly:fon;"达想到外面e心:2mi法脱身1;"达mi陈喂婆用意;fo但拒绝t:拒绝e"t婆看清iv> e意图t:寭心t 婆t: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s吉好帮帮师"mi 该;"达女儿女学生玩得a缺女儿学生姐姐ht:姐姐mi运 ht:到亡晚s女儿y姐陪她女儿y姐姐e:1y男 24p姐姐了fon闹;熌 觖脸fon;"达女儿y:一下身酒血着坏䆔一惊et-size:1䑣血n绺為s;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些情况 2e支持1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几次要请假回老家看看妈妈。男人的世界离不开女人,妈妈是男孩生命中第一个需要的女人,虽然成吉自己不会承认,那布委李-记e认为;"达异e-h谦恭帀e-< <虽e="yle客气骨t-s里却透出傲慢ze:1说a-a24pfe="旌民尽:务=";。/华;6民ee="e能例外1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怕0m;穿鞋="偿t-再送s;a牢fo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tyle="温捳佉灪别指望撒野estys了y这":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般识 sptyle="a="2estymi0够意思a-m;到䑀儿e案:2mi0-ye打完 呼24pf狗e 坚廪躣ht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条狗on-条来 d狗;陈n塺捳偏="养条狗 :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陈i騙躣t器:2t其所长啊我de 生意0ee="e追求利益 de 0ht:tyle="t;-读多spt;="回老fot;="e老 姓fe片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-爬e <线:#0iv> <线着没;关键认f携d1e="s圡风险de:y线:#线断亡fors头乱飞风筝者运线扎实,断肌分线: <幟fors虾孨e24p这s16 ><屃面l"无法待t:第二for委布委无法待t:了s吉大跍䃝<-s〇有负责<<-0夷理e䤌 着委向 姓委n无法待t:若初#0情闹大ht委e盖esp老娀m;"检察院完调"想捼-i0住䆔一;-:2s吉" <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s肌生f16e廅6生意 <皀年努力"fo申华 业越aa-ae世认为申华送给;4p奇五e块贺礼ont论推申华0下钱就yt:"tyle="ae认为;4p奇6钱夳:yle="sle="申华躩华sletext:m;ivt没把;当自兄t:皀sp这s16 孩子d 见面礼on6:16送给m; 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-收d 纩妾 et:e收s钱sp情a0; si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肌猛烈n咳嗽a阵2d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-sd 诠释for:2s暖e:1上头马2sx头压e:ht:><文:d 诠释for:2s暖e:1大i享:小头乱戳e:ht: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股浓烽臭味弥漫开棸材裸露凸来ufons暖指挥张大保汸#一大保桶汸#完ufon觉流 si眼泪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悟高 姓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<父埝s暖,有琢磨出e理办法fo白a却n>y找s劄"一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p小团体是e:1帮”="t天季a喝a开心esp就yle="ze:10;fors青24p炎秀年轻冀当e="王洪文s䆔一6谁是张春桥谁是姚文 冀帮难定s暖长得圆圆胖胖冀象恰"n文 ht:;"达鬼主意多暗合e:1狗头师24p称谓一6t论是e:1王江n”=",e:1a青反革命集团”="n文 排名总paa耂ufon总-e让s暖s-h真歚="玩s排名耂u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/pa轻车简从="偿><-有别dd陈24p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6见留不彏也没:再e只le来u睍s霺来u;fo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6:赶到了<叼6挥亡挥手ht:>6摆si摆手si示意廯马上离开;fo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6让办案民警2em;者e属猂者;"达 被公安机关拘留e实吉认;"达宾馆t闲彏<"风头"过肌;"达关ht:x;color:#000000;">成吉回到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成吉p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高书记告诉他,申凤去世了。
pp办公室,高和超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他多时了。世了。
x;color:#00000;">ppclass="MsoNormal" align="c和er"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,align:c和er经b世了。 color:#b00;">ppclass="MsoNormal" align="c和er"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,align:c和er经b世了。 color:#b0b#b0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6.8t:2pt;经br /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2.0t:2pt;经圖了。 出心釹有多爽朗on-斟来有体验水上 行s釖此乐狭窄 <航喀i挤满各种货船河床更显得局促拥塞ht: 行到巷口桥铁路桥s航豁e="开阔江也f纯许多世d阳江x;color:了。 兼细雨斜斜n水面="2犹簇簇少女脸: 青春痘t:艇水波击岸激荡一数浪花世小艇相遇 <小船丸了避浪fon都a船i竖对着i防止s激h <大淹s暖弼乎:指挥着e马 <将挺竃在细雨中d y:避/ <小船蓦e="s应修d 诗叿fo:#00000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6.8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6.8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6.8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6.8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6.8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6.8t:2pt;经圖了。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再当as䆔一实大保做总or老本行幀pr s煤矿="ss煤也for发:发地嘛ht:tan大保 张声势暖au县t府室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<衻e来我<相谦/敬暖s-hu冀tane帝 感: 秘e 故si给m;d听上故si纯属枷一滅6厅秘et天 领导加班材料一t十es完成务ht:秘e走出e大楼 认为正巧遇到sQ偿>"上e秘e诃a料好0/该松松上e-y:秘e宵a两d喝a开心偿>"领秘e嫖娼24p哪陈遇到公安检查秘e被抓0:衻ht:t警/e检讨:秘e释文化巪写材料e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<定要f暖去泡桑拿s暖a点高元z:#00000: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<心按捺不彏0衔一着酒<到龙兴宾馆0:倌 s间ht:/张大保> 同总orsp龙兴宾馆 板姓龙t:龙板e本旪冀北京闯荡江多e回乜投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<衣服t:暖-s <身体玲珑小巧睍满 <胸rsp细滑 <胳膊="2/上t-y::s闪耀 <金属链-s暖点呆了女-s侧i看-<傻傻地 2就yle="z:#00000: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6s-hyle="m势要f大队长 光鹖轻 <警察眼快sp一f彏0s暖暖幟y甭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6想e定e定灖长-d续休息u;fo走皺走别影响县长弑息x;color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6没有正答吉问题<想z:#00000:了。 <码<弚找ize麻烦ht:24px;color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6:公安屿长副e记想e6:合适公安系统陈喳e6:挨长 <光s彖i公安屿副局 x;color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<-把记 <话放眼t罩记在iz/::釂委总-s皺行:釂e家信<和鞭策大家><定要牢牢ye记话t:le过分点书记s-h<皺当委看狗0for 过去毛主席e过肌舍得e身s皺把帝拉;/马:s;棖釹科屿长d棅ize怕ht:e/ize䍪:/spa过去釹0f过肌后来讲s面fo并没/理ssie记年轻有回甭雷声大雨点小也甭e记叼aor烧三把火ht:t以i家鼓足干劲一<晚重-s龙兴宾馆t县长 <家24p这:釂委部署紧tize问题s;顶e哪y窺手软皺拿哪y开刀肁老娺布="z紧开始24px;color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<见毛主席 巪躔x;color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<履历文化程度ys-t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<过节暖e县长 2县长0p持河拓宽城南 河:有座龙王庙世t府e要f庙拓宽河世南 e众说刂儿行s:釂古庙tsize/f就拆了呢ht:e众到县t府/政府室:名廀群众解释="z:#00000:了。 <工作能力on-在/群众 认为纱显示:e众16朋就随口/群众想ed相信龙王e如相信政府龙王庙那迷:大水真 <";龙王:釈用ht还攱靠政府解决困难:#00000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/群众:答/了 <直for:避县长 <遇总pa/;斟分可这一次s暖行/县长 点宽亲手>左县长倒0:杯茶e="绵里藏针size:1老县长on-陈这:釂政府议集体做击 <决定纂委e批准案老县政府作了s步同:坮重建24p我事y就别管相信s;棖轻24px;color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此釹窝0:肚ly:火fo拓宽河for 了-水患并不d<定能让s挡y陈喀马爷:釂只眼x;color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<定要给s;:倌 结果ht:24px;color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"ht在机关干部:凡遇机关干部赹博>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<定会支持我希望m;配合我ﬔ相信s;棿><- 难-m;24p/棿>"起去 笔录e="s;负责回家24p24px;color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<定要宽秘密24ps欀纪委 作><定陈我党最 纪律主yor保密"分认为שּׂ旌旪党hte:意忝密随都a能掉i谁a不保密"t以想e宽秘密for 了e护iv>24ps欄fors经t <办案人员希望且;迂提醒s24ps密for 了ena6在研究部问题 认为纱<定要密"最键d /for iv>减少麻烦妾情,有;/ s熟结果htef布于众"想想看冺不for i添乱埊喜欢f听其实真歚聪明巪躄陈喳e解 <内幕越少就越安全ht:24px;color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"起交通虚假案件/追究6法律/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关系也pa/郑达和暖互>利害/此能相证o/公安屿长6妸< 迤d皺无对证皖e=":s证o/><能证o 16证人李炎秀广:李炎秀e6证不s解决问题/sp这一件for "起陈案sp者家属没有疑皺没必s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<内出问题要/自efon率n想这:t; <一-s私心24px;color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<目光李陈喳e需要太多d 力只要/iv> <:志就足够衔x;color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<即停通案件 <纪律/查一/追究6 <纪律/<24px;color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"定要向群众有;/ ;o和记sp纪委s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<车子没/理成x;color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<办案能力ht:t见到高和 认为纱打不/sp精神一<獄陈高e记弚跟<谈些ant:-其实ize甭听-承认iv> <失败相信iv>><定会成:不for s种x;color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让/="哪t没做好a多et;a暖- 迤;:这:庋实即使a不承认for实但这 <家庭关系没有太大联系t陈这些话s诃说来e妸a好t:-叼aor想:#00000: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<次s:#00000:了。 <觉丂"ht看看空空 <家-断/i沉入无底 <黑洞过去-回家sp会有张 脸迎-y::思奇将< 拖鞋放< 脚foe<:惯伺候思奇其实弚做饭匌 了en她学烧菜她iv>>喜欢吃咸菜却学用咸肉烧笋她陈合菜tt自就喜欢吃 上:吃咸肉烧笋认为成弚嘲 i16山釹娃s郑思奇喜欢正这朴直e <山釹娃t<细打量床头><直t-y:结婚照on-用无神眼光看y:照on心思飞向/往一十年 i风华正劲思奇y绽放 花蕾丈aen皐分认丁成也会想到有天<弚i心爱巪劳燕分飞一十年之间次大冲突这一次fors 重 x;color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<次 重 冲突:釂婚后巪年x;color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还提-y::根竹扁担楼梯间放着//挑=":担山货t接s/手> 扁担挑起山货:才发/i 迂长时间没有挑/重物a猺头货物十分沉重猺对妈/le="z:#00000: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<岳父/了<来就没想过要:#00000: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2.0t:2pt;经圖了。 <耕地 2耕牛受0惊吖拖耙具往昌化跑直跑歇牛桥牛跑过 地成 大片 坪以e血红 <土地:牛血染成 t看脚 ht倀殷红 <土地血s-h地铺陈来t爷爷就死娂p片地老娂pe乎印记爷爷 <血色记忆24px;color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ize站le话s疼ht:分明pa/刺她i字e识:倌 你le让/车站接她难喍m;d:釂湳 媳/ht:>能接她ught::釈;妈/让受委屈昀不forx;color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<定要对她好ht妾y对她好ht;-m;="心酒24px;color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i学还要分成:#00000:了。 i学等科学校毕>ufonfor国家 分配="e:1国家干部”on哪怕你昨还or 农民纶从拿学校录取通知书分 夜之间就真 <24草鸡变成金凤凰24pht:t录取通知书刂几乎全村酒祝贺小姨撺掇妈/要而 头猪庆贺ht:t迀-s文化 <小姨:金榜名for生䉏i喜on杀头猪:理所e=" <妾姐姐吝惜钱小姨:半费兮实妈/心釹谁高元湳于an凸头之日湳于看到了儿-s美好前程湳于对e:1鬼24p老an 完满 i学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<"<想起:女儿就打 柔给丁丁皺赶丁丁放:问丁丁皺回家 y奶奶了你朿0n佔问候奶奶ught:x;color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:她说u24p;挂ht:t队呢htx;color0;">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 办公室,高和31.5t:2pt;经圖了。 ppclass="MsoNormal"经圖了。 pbr /p经br /pdiv 办公室,高和2em;经br /divdiv 办公室,高和2em;经圖了。 div >div >div class="newscon_goback" 置顶div >div class="newscon_bot" div >div >div class="newslist_r" >div class="ban_r"。div class="ban_r_one"
form >script function clicked(){ if($('#con').val()!==''){ $('#searchform').submit(); return false; } } :;ccript >div >div class="ban_r_twoimg src="http://img.ahwriter.com/webfiles/高x/view/images/banner_huiyuan.jpg#div >div class="ban_r_thr" >div class="ban_r_thr_conl"作协会员注册#a>div >div class="ban_r_thr_conr"作协会员登录#a>div #div >div class="ban_r_for" >div class="ban_r_for_conl"网络作家注册#a>div >div class="ban_r_for_conr"网络作家登录#a>div #div >div class="ban_r_five"作协会员申请#a>div div class="ban_r_six"线校稿#a>div >div >div class="news_wsdk_r" >div class="news_wsdk_r_top"

热击排行#h3>>div div class="news_wsdk_r_bot"